小声比比。没有理由就是想比比,而且很可能是洗粉比比。太长不看ver大概就是:我骂你不代表我要堵你嘴。

不过也有可能大家都看不懂所以放置我(。

不想掐架,我玻璃心。

pwp的存在虽然我很能理解,但其实我现在也不怎么吃()我只吃正常剧情流动下的关于sex/sex的情节(比划式加粗“情节”二字),而且如果对剧情没啥推动作用或者对人物关系性没啥表现功用的,我会——看!了!就!忘!()

偶尔还会吐槽一下写得真差就是了()

当然这也是现在我才有这种想法,以前我偶尔还是会搞一搞pwp的,这个我也承认。只不过这种文丢了也就丢了,问题不大,被封了我也不生气。pwp搁到现在就比较难受,我经常性不自觉地在...

21 Nov 2018

我激情首杀,请大家看看发电的爱

盲人N:

【米菊本宣 · 一宣】

刊名:造花の茨

类型:无插图文本

细节如图所示,小本圈内贴钱搞刊,价格会尽量尽量压低。

关于内容:只会多不会少,主笔为我和 @瘾者M ,本中文章会以交叉的方式出现。感谢唧劳斯 @冬寂 倾情赞助一篇!目前还未完全选定收录哪些文,图上内容仅作参考,大家有意见可以告诉我。

感谢大家与我们有同频共振。

10 Nov 2018

【米菊】不会做儿童套餐的漫画家不是好恶魔(END)

又名《我说相声时一句“我吃苹果只吃兔子苹果”引发的惨案》。

基本设定跟前面那篇书信体的一样,不过这个就是个相声x正经文在那篇里面。

惯例cue当事人@盲人N 

最近本田菊开启了新技能——连载菜谱。

之前web连载四格漫画的热潮过去了,尽管画点儿以原作为基础的脱线四格确实能圈到一部分的粉丝,但同一部作品的番外四格画多了,总有一种作者自己在画自己的同人的错觉——不只是读者这么觉得,本田菊有时候也这么想。他又不是某C字开头的四人女子漫画团体,靠画自己作品的同人搞出另外两部长篇巨作,虽然这份才能令人甘拜下风,但……

但她们挖坑不填啊!

本田菊在跟自己的编辑商谈的时候...

15 Oct 2018

【米菊】烟火与樱(END)

湳湳最讨厌的书信体with邮件&日记(造谣)

在我捉完虫前别转!对我就是说你! @盲人N 

word复制过来书信格式狗带了,请见谅(土下座

烟火与樱


本田 先生

拜启

前段时间真的是给您添麻烦了。

明明年贺状上的地址我是对着原文一笔一划抄写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出错了。都怪我初来日本,日语也学得不精。您帮我将年贺状送至我友人处,还特地寄信告知我,真的非常感谢。如果这封信的措辞有不妥的地方,也请您多多包涵。

或许这有些唐突。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够当面答谢您,要是您愿意让我请您喝一杯热咖啡那就更好了。

期待您的回复。...

08 Oct 2018

【米菊】他

看我如何激情挑战lof底线。

也许也是在挑战雷文底线。

已完结。


他在找一个人。

他只在葬礼上见过他。从满是病痛的儿时,到他长成少年,直至成人,他都只在葬礼上见过他。

他想知道他的名字。他问了很多人,在病逝的祖父母的葬礼上问过,在战死的叔父的葬礼上问过,在自杀的兄长的葬礼上问过。问过了熟悉的面孔,他就开始找那些只在某一场葬礼上出现的陌生人。他得到的回复都是一样的,仪式一般的皱眉与摇头,带着遗憾的语气对他说,那位也许是这不幸离世之人的一位鲜少露面朋友吧。除了他,每一次都没有人觉得自己不是第一次见他。他不懂,为什么要遗憾。不知晓如果是罪过,刑罚最重的也该是他。...

09 Sep 2018

【米菊】今夜的雪是什么颜色

《零度》系列3,END(? 

@盲人N 

看我如何激情烂尾 

世纪末生人的湳湳其实还未成年。

前篇:《单行道》

今夜的雪是什么颜色

本田菊一睁眼,就看见阿尔弗雷德倒过来的一张脸,鼻子往下到上唇边缘,嘴角往下到下巴附近,全是浅色的胡茬。他的风衣上还带着些未化开的雪,正被室内温暖的空气渐渐融开。

加班的恶果,使得这位来自美国的大好青年凭空老十岁。

本田菊正想起身嫌弃几句,结果因为方才天太冷,不知不觉他大半个身子都钻进了被炉里,这时他轻易起不来。只是现在他躺着阿尔弗雷德蹲着,要真的起来了他分分钟得跟对方那布满胡茬粗糙得跟研钵锤子似的下巴...

08 Sep 2018


失去笑容.jpg

谁问的自己领回去(。

peing提问箱指路👉点我。

昨儿个上西方现代文艺思潮,副教授说黑格尔他老人家的这句“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福柯专门开了一门课,来讨论其中的“是”字。

由于我不想写论文,所以我选择顶一下黑格尔,再顶一下福柯。

溜走(。
































为什么你还在看。


下面没有东西了。


好的小...

07 Sep 2018

【朝耀】日出日落无非修辞(END)

一个问题。

我在写啥。

没错这是复健并不是那个说好的八千字正文。

这可能是我最近写得最短的一篇了。也许会有王耀视角的后续吧。


日出日落无非修辞

                                    ...

29 Aug 2018


感谢提问w

不用怀疑就叫我马老师没问题的

peing质问箱指路👉戳我。


回答问题之前先cue(?)一下 @盲人N 我会写米菊全靠她嘴闲,以后我要是发了什么我从来没写过的cp很可能都是这位的杰作(。

下面是正式回答,均是个人主观观点不妥之处请谅解w

在我看来,米菊彼此之间是充斥着陌生感的。他俩能走在一块儿有两个要素,一是在个性基础上,他们要保持着对陌生感的好奇,尤其是对于彼此身上特有的那种陌生感的好奇;二是要有足够多的巧合成分加强他们的联系。他们除了上床之外都是要分床睡甚至分房睡的,一旦他们真的把握了对方呼吸的频率,或者客观因素削弱了他们的联系,那...

20 Aug 2018
1 2 3 4
© 瘾者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