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菊】今夜的雪是什么颜色

《零度》系列3,END(? 

@盲人N 

看我如何激情烂尾 

世纪末生人的湳湳其实还未成年。

前篇:《单行道》

今夜的雪是什么颜色

本田菊一睁眼,就看见阿尔弗雷德倒过来的一张脸,鼻子往下到上唇边缘,嘴角往下到下巴附近,全是浅色的胡茬。他的风衣上还带着些未化开的雪,正被室内温暖的空气渐渐融开。

加班的恶果,使得这位来自美国的大好青年凭空老十岁。

本田菊正想起身嫌弃几句,结果因为方才天太冷,不知不觉他大半个身子都钻进了被炉里,这时他轻易起不来。只是现在他躺着阿尔弗雷德蹲着,要真的起来了他分分钟得跟对方那布满胡茬粗糙得跟研钵锤子似的下巴来一个亲密接触,说不定还会沾一身雪水。

想想都恐怖。

“我刚到我们家楼下雪就停了。我去洗澡换衣服。”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注意着不让还在自己身上的雪落到榻榻米上,“洗完澡我想吃蜜柑。”脱下风衣往洗衣篮那边一丢,他就噌噌噌的拿上了干净的衣服往浴室里钻,笃定了本田菊会答应他这个要求。

下雪的夜晚十分安静,静得像室内那被本田菊关了静音的电视。快要结尾的侦探SP里的主角蓄着八字胡戴着小圆帽,口音微妙地带着点儿博多腔,有点儿像却又不是十分像。隐约听见浴室传来水声后,本田菊准备起身,手往桌上一撑,却扎扎实实地碾在了蜜柑皮上,空气中由此多了几分蜜柑皮特有的清新苦涩的味道。

好极了。

看了一眼浴室那边,他默默地在心里搭筑了一个法庭,拉上无名的法官律师陪审团,审判在浴室里卡拉OK的那位。他要证明对方是“蜜柑事件”的犯人,他刚刚堆成小塔的蜜柑皮就是证据。

——罢了。

他拿过竹篮的蜜柑,开始动手剥。原本他是打算等阿尔弗雷德回来的。那家伙从这个SP开始宣传的时候就嚷嚷着要看,而他一看预告片就知道自己欣赏不来。本田菊还是更喜欢新本格派的小说,日本人改编拍摄的西方侦探小说,怎么看怎么别扭。

结果现在是不愿意看的人看这SP看到睡着,真正想看的人才刚刚回来。

这种年末SP就算会出碟片也得等好几个月,搞不好干脆就不出碟,重播有缘再见。本田菊把剥好的两只蜜柑放在干净的小碟子里,有些后悔没有设置好预录——这样说来,楼上住的那个特别喜欢侦探故事的女高中生还是他书店的熟客,之前还跟他讨论过推理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明天也许可以去问一问她。

这样一来,就算是他也忍不住抱怨一下日本公司的加班文化。至于在黄金周前这样压榨员工吗?想着,本田菊剥蜜柑的力度都大了几分。等阿尔弗雷德出了浴室,小小的蓝白条纹圆盘里的四只蜜柑已经挤成一个小金字塔。

“嗯?”阿尔弗雷德湿漉漉的脑袋上顶着毛巾,眼镜还带着雾气,身上穿着短袖T恤和居家运动裤,要是把腿全放进被炉里他嫌热,于是就只用被炉的边角堪堪盖住自己盘起来的腿,“想什么呢剥得这么起劲。”

本田菊不想把自己对他加班一事有所不满的想法说出来,又一时想不起别的借口,于是把“蜜柑法庭”的事情说了出来,还添油加醋描绘得更加生动。阿尔弗雷德一开始愣了一下,后来就直接笑得趴在了桌子上。

“那如果我认罪了,我会受到怎样的惩罚?”阿尔弗雷德抹了抹自己眼角笑出的眼泪,深吸一口气后问他。

“无期徒刑,关在蜜柑监狱里。”本田菊正好又剥完了一只蜜柑,就把被剥成碗型的蜜柑皮放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打开了电视的声音。

“也好啊。”阿尔弗雷德接过蜜柑,“我喜欢蜜柑。”

“那你加油钻进去,我永远支持你。”本田菊擦擦手,起身到厨房那边泡了一壶茶,又拿了两个杯子回来,“要不要换一个频道?”

电视上的侦探正要指出凶手。阿尔弗雷德摇摇头:“不用,我不介意。而且这个小胡子,哪里是来演侦探剧的,这不是那个吉——吉田——”

“吉本。你是想说那家专出搞笑艺人的事务所吧。”本田菊接话,“看预告片的时候你不是说一定要看?”

“那个时候我可还没有被加班折磨成这样。”阿尔弗雷德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你看。”

“进步了,不用掰着手指数假名就能说出被动态了。”本田菊夸奖的话平淡如水,“困的话就去睡吧。”

“不。我睡不着。”阿尔弗雷德突然直起了身子,“我还以为自己今晚回不来了,所以喝了不少咖啡。”

“那你别喝茶了。”本田菊把他的杯子挪到了自己这边,去给他倒了杯水,“给你。”

“也好。”

许是从浴室出来久了,身上的热气有些散了,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腿都裹进被炉里。本田菊从一旁扯了一个抱枕给他,他抱在怀里垫在自己的下巴那里。凶手不出意外是那个最不起眼的人,动机却被改编得相当牵强。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原著的动机实在是不适合作为新年前后的SP播放,所以才作此改动。

主题曲是请了大牌歌手来翻唱的,调音师将此调成了留声机的效果,原本歌手清澈的女声显得闷闷的,不够勾人反倒是让人昏昏欲睡。好不容易等主题曲放完了,本田菊扭头想问阿尔弗雷德要不要换台,刚才还说自己不想睡的人却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

两人占着方形桌子两条相邻的横边坐着,之间还是隔了些距离。本田菊不想高声喊醒他,却又不愿意让他在这里睡着,就从被炉里抽出身来,刚跪坐到阿尔弗雷德身边,这家伙的脑袋往下一点,竟然一下子醒了,瞪着蓝色的眼睛看着本田菊,以此证明自己根本不困。

“你……”

“我想吻你!”阿尔弗雷德抢先开口,说完脸上的表情变了三变,先是莫名的兴奋,接着像是意识到了自己在说什么有些心虚,最后强作无畏又忍不住抿嘴懊悔。

“……吃完你的蜜柑再说。”本田菊把还装着蜜柑的小盘子稳稳地放在抱枕之上,转身走进了寝室。两人睡的一直都是布団,一人一床,中间还隔着三十公分的距离。铺好了被褥,本田菊回到阿尔弗雷德那边。蜜柑已经被吃光了,盘子里还剩着他从蜜柑上剥下来白絮,而他正认认真真地拿着湿巾擦手。

“我说真的。”见本田菊坐到了自己身边,阿尔弗雷德重复了一遍,“我确实是想吻你,虽然原本是不打算让你知道的。”

“现在我知道了。”本田菊与他并肩坐着,在被炉里把左腿搭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右腿上,回答了他却没有吻他的意思,看着电视上刚刚开始播放的纪录片,对里面的北极熊似乎颇有兴趣。阿尔弗雷德也不介意,抱着枕头,不看电视,只望着他。往常两人鲜少对视,偶尔视线撞在一起也很快便各自移开,仿佛早就签好了合约一般,对视超过三秒就得给对方献上违约金。这回连续加班,阿尔弗雷德只有去茶水间冲咖啡时才能走一会儿神。走神时想得最多的是他,记忆中面容最模糊的却也是他。本田菊之于他,有如一个抽象概念一样,他认识了却触碰不到。原本这也没什么,只是在高度紧张过后人的自控力就像倒下的水杯洒出的水一样,阿尔弗雷德只想看看他,看着他。至少让自己记忆中的面容清晰些都好。

视线从本田菊侧面柔和的轮廓游移至额前,眉梢,眼角,顺着并不高耸的颧骨走到鼻尖,然后是嘴唇。嘴唇,对加班的阿尔弗雷德来说可以说是圣地了。一次巡回大约能回味整一个加班的通宵,尽管他再也不想在新年之前连续加班了。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自己盯了多久,只是钻进耳朵的解说声终于无法忽略,他摘下眼镜闭上了眼叹了一口气。然而闭上眼之后,他才意识到那并非满足的叹气,而是不满足的叹气。不够,只是看着又怎么够呢,对方还是那年在书店里的模样,可他已不是那年在书店里的那个他。

阿尔弗雷德变贪心了。

“去睡。”本田菊伸手拍拍他。这一回他答应了,闭上眼之后尽管极力想描绘本田菊的面容,疲惫还是渐渐占了上风。他抱着抱枕站起身,顾不上自己的眼镜,半眯着眼走着,算不上柔软的榻榻米愣是被他走出深一脚浅一脚的效果。他听见本田菊把电视关了,听见本田菊起身的布料摩擦声,听见本田菊跟在他后面的脚步声。一进卧室他就倒在了被褥里,本田菊抽走了他的抱枕,他配合着本田菊准备把自己塞进被子里。就在他以为今晚就要这样过去的时候,一个吻落在了他的嘴角。

他要收回原来的话。仅是一次圣地巡回怎么够他加一个通宵的班。不够,不够。

“下雪了。”本田菊看向窗外,粉状的雪斜斜飞着,打湿了路边的灯光。

“下雪了。”阿尔弗雷德撑起身,吻上了他。

两个人倒在了同一床被褥里。本田菊和阿尔弗雷德之间只隔了半张被子,在喘息的间隙他们共同将唯一的障碍挣脱,彼此在被炉里交叠过的腿这一次勾在了一起。本田菊用脚踝蹭过阿尔弗雷德的小腿侧,阿尔弗雷德的手滑进了他的衣服里。就在本田菊想抽身喘口气时,阿尔弗雷德反倒将他圈得更紧了。

“笑什么。”本田菊没笑出声,阿尔弗雷德却肯定他笑弯了眼。

“我在笑,妄想实现了。”本田菊的膝盖轻轻顶了一下阿尔弗雷德下身。

亲吻是一个开关,对于彼此的渴望在皮肉贴着皮肉的瞬间复燃。冷意被隔绝在外,指尖柔软而温暖,抚上了带着湿气的头发,抚过热度高了几分的脸颊。近至呼吸可闻的场景不算罕见,紧张至此的次数却少有。分离的嘴唇贴到了双方的颈侧,大动脉快得异常的跳动频率反倒成了两人的强心剂。本田菊闭上眼,放松了身体将额头抵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肩上,指尖却先他一步离开了安全地带。阿尔弗雷德的指尖描摹着本田菊的眉眼,拇指最终停留在了他的下唇,方才还湿润的唇瓣很快变得干冷。本田菊下意识舔了一下唇,惹得阿尔弗雷德想再吻他。

于是他吻了,不如方才深,却比方才密。

细碎的吻每一个都落到了实处,声音成了最好的催化剂。本田菊的手也钻进了阿尔弗雷德的T恤下摆,指腹按在下腹处,不再深入,力度却没有控制,时轻时重,没有碰到弱点也已足够磨人。阿尔弗雷德不愿意剥离对方捣乱的手,却也不愿意自此认输。他试探着,谁料对方并不满意自己隔靴搔痒的举动,引领着他的试探将此化成实在的快感。彼此都以为是对方的呼吸先乱的,铁了心不愿意承认自己到底有多投入。他们的亲吻开始变得零落,原本唇间软肉的接触,此时间杂了牙齿的轻咬。适度的疼痛只会让他们更加沉迷,更为专注,交缠的炙热身躯周间微冷的空气几欲被他们点燃。然而他们只是在进行最简单又最本能的抚慰,不够激烈,甚至青涩,却足够忘我。

窗外的雪下得大了,有所克制的情事方告一段落。亲吻还继续着,理智却终于被拽回彼此身边。两人鼻尖贴在一起,低语着,低语着,除了彼此无人听清。

END

08 Sep 2018
 
评论(1)
 
热度(43)
  1. 盲人N瘾者M 转载了此文字
    耶这就是被爱的感觉!!大家快来看看零度系列的米菊啊!!:D
© 瘾者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