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菊】烟火与樱(END)

湳湳最讨厌的书信体with邮件&日记(造谣)

在我捉完虫前别转!对我就是说你! @盲人N 

word复制过来书信格式狗带了,请见谅(土下座

烟火与樱

 

本田 先生

拜启

前段时间真的是给您添麻烦了。

明明年贺状上的地址我是对着原文一笔一划抄写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出错了。都怪我初来日本,日语也学得不精。您帮我将年贺状送至我友人处,还特地寄信告知我,真的非常感谢。如果这封信的措辞有不妥的地方,也请您多多包涵。

或许这有些唐突。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够当面答谢您,要是您愿意让我请您喝一杯热咖啡那就更好了。

期待您的回复。

敬具

平成⭕ ⭕年1月15日

Alfred F. Jones

 

Jones 先生

拜启

这两日外面的积雪已经很深了。不知道您有没有适应日本的天气?请您务必注意保暖。

工作繁忙,所以回信耽搁了一段时间。非常感谢您的邀请,我那不过是举手之劳。只是恐怕在开春之前我都不能赴约了。看我凌乱的字迹您也就明白了,这封回信我也是写得匆忙,而且还得拜托我的助手帮我寄出去。您无需过于挂心,您的心意已经充分传达给我了。

最后,还望您身体健康。

敬具

平成⭕ ⭕年2月1日

本田 菊

 

平成⭕ ⭕年2月17日 阴

收到余寒问候一枚。来自那位Jones先生。是用英语写的。不反感。

 

Jones 先生

拜启

您的余寒问候我已收到。积雪基本都化了,可花期未至,有雪的日子和花期之间的空隙不知道您是不是也有些许不适应。

新作漫画的最后一页我赶在春天之前完成了。那是一个不适合在冬天阅读的故事。书名暂且还没有对外公布,我也就能心安理得地不向您透露任何信息。我是希望您看见我的书又有些不希望您看见我的书。

热咖啡我还是很喜欢的,只是春天到了,符合世人喜好的活动还是赏樱吧。我也免不了俗,如果您也有这个意思就再好不过了。虽然现在连初开的迹象也没有。恕我冒昧。

您能够回复我就再好不过了。

敬具

平成⭕ ⭕年2月23日

本田 菊

 

本田 先生

敬复

听说上野公园是东京赏樱的一个好去处,我也很想见识一下。要是您愿意带路,那就再好不过了。

收到您的信后,我整个白天都泡在书店里,却没有找到您的名字。也许我遇见了您的书,也许我错过了。希望我有机会听到您的亲口解答。

只不过,我们未曾谋面,要怎么约定见面细节呢?

另,也许可能有些唐突,但我还是附上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地址。必要的时候,您可以发邮件找我。

期待您的回信。

敬具

平成⭕ ⭕年2月28日

AlfredF. Jones

 

2.28.20××

他邀请我去看樱花。他好像是一个漫画家?但是我翻遍了书店也没看见他的名字?他用假名出的书?还是说,这个才是假名?

搞不懂。

不过我确实想去看樱花。可是,现在好像连初开都算不上,满开估计还得有一个月吧?那中间的一个月……

还有,我要怎么跟他开口要到他的电子邮件地址呢……虽然我自己的是附上了,但是最后还是不好意思直接问出口。

明明在家里的时候都能很顺利问出口啊?这肯定是日语的错。

 

Jones 先生

敬启

上野公园还是值得一去的。不瞒你说,我不是东京本地人,也不是每年都会去上野公园赏樱。跟您一同去,并不存在我给你带路的说法。你我都是游客,这样也许会有不同的趣味吧。

您附上的邮箱地址我也存好了,等信寄出之后我会发一封问候邮件过去的。以后以纸信或者邮件回复我都是没问题的。

期待您的回复。

敬具

平成⭕ ⭕年3月1日

本田 菊

发件人:Honda

收件人:Jones

主题:问候

时间:20××年3月2日 0:47

我是本田菊。

这个时间才给你发邮件实在抱歉。将信寄出去之后我觉得困极了,回家便钻进被炉里想小睡一会儿。没想到一睁眼就是这个时间了。

虽然信可能要花费几天才送到您手中,但许下的承诺还是要兑现的。这样唐突还请您多多见谅。

本田 菊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那位先生

主题:Re:问候

时间:20××年3月2日 0:50

您的邮件我收到啦。我正对着工程书发呆,您的邮件可以说暂且将我从泥潭中拯救出来了。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我很期待您的信——亲笔信。希望我能赶在您的信到达我的信箱之前解决手头的工作。

生活不易……扯远了。

回见。

Alfred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那位先生

主题:无

时间:20××年3月12日 03:47

刚刚结束部门会议,明天再三确认无误之后,我们手头的工作就交给负责下一环节的部门做了。部长说给我们几天假,什么时候要这假都行,要是想趁着工作日赏樱也可以。只是,我不清楚今年的樱花什么时候开。好像有些地方已经开了,不知道上野公园是什么情况?

没来得及给您写亲笔信真是抱歉。希望您不会介意。

Alfred

 

发件人:Honda

收件人:Jones

主题:Re:无

时间:20××年3月12日 09:18

早上好。

邮件确实更加便捷。这样的日常小事,还是即时通讯工具比较适合吧。能听您分享您生活中的事情,我是很高兴的。

现在上野公园的樱花似乎连初开都算不上。再晚几天应该就会好很多。只是盛开时节游客肯定很多,如果不适应人挤人的感觉,我们可以早些出门。

希望那天不会下雨。

本田 菊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那位先生

主题:Re:Re:无

时间:20××年3月12日 12:01

这几天下雨了吗?整天泡在办公室里,我竟然没有注意到最近的天气。是小雨吧?

赏樱那日要是下了小雨其实也无妨。也许说出来您会笑话我,我眼里的东方始终是带着一层朦胧的雾气的。下小雨也许更符合我对东方的印象。

不过,还是放晴最好。我那样跟您说也只是希望您不要为天气而过于忧心。这不该是您的负担。

 

平成⭕ ⭕年3月15日 小雨

这两天断断续续地在跟J通邮件,相互交换的信息比在信件里要多很多。他比我小好几岁,跟我不同,是大公司的上班族。他的敬语好像比之前熟练了,之前那英文的余寒问候我还记忆犹新。那其实是对日语的逃避吧。

对了,后来我还是让他用平语了。虽然有些羞耻,但日记也就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细想起来也无所谓。如果真的担心被人看见的话,我过几天整理日记的时候再亲手涂黑这一部分就好。或者,直接烧掉也是一个方法。

扯远了。

尽管他同意对我说平语了,但在我的姓氏后面他还是加上了“先生(さん)”两个字。前者让我有些可鄙的兴奋,后者又让我有些不必要的失望。这种两种感觉交织起来可以说是相当折磨人了。也不知道这折磨是不是迟来了。我的前不久才失恋的助手说,过了一定年龄就难以体会年轻人才能体会得到的痛苦了。痛苦——好像也不能这么说。其实就像是在过于干燥的皮肤上留下划痕一般,痒痒的,痒痒的,到后来也许会有一丝丝疼痛,但很快就会愈合消失。

如果有合适的手霜也许会好受很多。

我在说什么呢。

创作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但其实我前几天才补画了一个特典漫画。不过,那只是一个延续原作的小故事,算不上是创作。是时候回复创作的状态了。

希望赏樱之行能帮帮我。

 

3.22.20××

跟本田先生说平语真的不习惯。

不如说,我是不习惯平语的变位形式。毕竟一开始灌进我脑子里的都是生硬的敬语。

本田先生倒是个好脾气的。有时候我难以在自己脑子里仅有的日语词汇里找到合适的表达,就会直接用英语,刹不住车那是常有的事情。但本田先生从来没有埋怨过,也许他的英语不错?不过,要是他是认认真真一个词一个词地查词典,那副拼了命的样子应该也会很有趣。

这绝对不能让他看见。

不过,他怎么会看见呢。

赏樱的时间大致定下来了。只不过,满开的日子还没有确定。虽然我能遇见到游客之多,但早些去应该会好很多吧?没记错的话,上野公园应该是早上五点就开放了?

想野餐。

其实也不是想野餐。野餐还是适合在更为偏僻的郊区进行,那里的空间才足够,而且游客也不会这么多。众目睽睽之下野餐,哇,想想都可怕。只是我人都去到那里了,还是希望能够在樱花树下吃个饭团的。算是一个小小的愿望?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西方人对东方事物的求知欲。

“事物”。嗯,也许还得加上“人”。

明明我连他是谁我都不知道啊。如果他是一个AI怎么办……

我这是在想什么,真是不可置信。那是前几天看的电影的剧情吧,跟我的现实根本不搭。我可不是什么能上天入地的超级科学家……

樱花什么时候满开呢?

我觉得我还是停笔去查查气象报道吧。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那位先生

主题:Re:赏樱

时间:20××年3月31日 11:23

我会准时到达的!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那位先生

主题:Re:赏樱

时间:20××年3月31日 11:30

抱歉一时激动,还没将话说完就把邮件发出去了。

本田先生你主动提起赏樱一事我真的很高兴!不过好像只约定了地点不太够啊……我真的担心我自己没能及时认出你。

不过,这些事见面前夜再考虑好像也不迟?

是我太心急了。

总之很期待跟你的见面。

Alfred

 

平成⭕ ⭕年4月7日 晴

其实“晴天”不足以形容今天的天气。今天的太阳甚至可以说灿烂得刺眼。也有可能是我们出门太早,适应了早上还算柔和的阳光。到中午的时候,日头几乎可以说是毒辣,脱掉外套才稍稍舒服一些。

J——Alfred其实很快就找到我了。反而是我,愣了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明明看他的署名和叙述就该知道他是一个美国人,但见他那头金发和那双蓝眼睛还是让我稍稍胆怯了一下。我其实很不擅长主动挑起话题,幸好他跟信和邮件里一样,很会找话题。他问我答,偶尔也有些我能延伸开来的问题,气氛倒也不算特别尴尬。

我们就只看了樱花。博物馆之类的地方,等我们从樱花树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挤满了人。前一晚我随手捏了两个饭团,后来想了想又添了两个。Alfred好像是没有吃早餐就过来了,九点多的时候我把其中两个饭团分给了他。明明只是家常菜,但他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我没有问他,不过在他吃得起劲的时候不由得看多了他两眼。他主动跟我说,他之前想过要在樱花树下吃饭团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并肩坐在公园供人小憩的长椅上,不远处的樱花树下就有一家人在铺野餐垫布。看那几个豪华便当盒,里面绝对不会是只有干巴巴的饭团。相比之下,我们就简陋得多了,连一口热茶都是从自动贩卖机那里讨过来的。

后来我还是让他请我喝了咖啡。那咖啡加了酒,甜的不像咖啡。分别之前他跟我说,下次他还要请我些什么,不过暂时没有想好。竟然有人会这样直接说出来的吗?“我还没有想好”,说得还那般理直气壮。不过,他的本意还是好的。他说,那杯咖啡是还我之前帮他送年贺状的人情,而我请他吃饭团的人情他下次再还。

其实深入了这不过是延续交往的一种手段罢了,而且肯定有比这更巧妙的邀请方式。又不是签订了契约,我为什么一定要履行这个约定呢?

可说是这么说的。我还是好好儿地回复了他的邮件,一点儿都不讨厌他对于下次见面的各种说辞。

 

本田 先生

敬启

近来你还好吗?

虽然开头这么问了,但我昨天才跟你发了邮件。这样写可能只是习惯使然。

这两天我跟同事在北海道出差,现下终于闲了下来,就给寄一封短信。我给你寄了好几张明信片。原本我是打算寄一张就好了,可每辗转一处都觉得这里的明信片不给你寄一张肯定很可惜。

不知道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呢?虽然我一直跟你通邮件,但总不知道要如何向你提起这个话题。希望能得到你的回复。

敬具

平成⭕ ⭕年4月13日

Alfred

 

4.17.20××

虽然前段时间去赏樱了,但赏樱回来就被抓去出差,日记本带着是带着,却始终没有心情打开它动笔去写。北海道还是有些冷的,不过这里的乳制品真的很好吃,这是唯一能抚慰我被工作摧残的心灵的东西。压力真的很大啊,而且我是一个外国人。

我打算带一些特产回东京,可又不知道本田先生喜欢什么,结果越买越多。原本是打算托运回去的,现在看来还是寄回东京比较方便。其实如果能早些问他的口味就好了,而且要是他来过北海道,那也不用买太多东西给他。可这跟试图知晓他的生活一样,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样开口。我开口问他肯定会回答,但怎么说呢。可能是我想他主动跟我谈起吧。

邮件里虽然不是自说自话,但总觉得隔着什么东西。这应该不能用东方特有的雾色糊弄过去吧——就连我自己也不信啊。这是人和人之间的,的——かべ(墙壁)?这个发音还真够生硬的,很适合来形容这种状况。

等我回到东京的时候樱花大概都要谢尽了吧。下次约他去哪里好?赏樱是去过了,可不忍池我也没有仔细游览过。还是说,夏日祭?

真是想念夏天啊。去年夏天我是怎么过的?好像房东都被我用的电费吓到了。我可能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想念夏天吧。榻榻米这种阴冷的感觉,灯光的漫反射,真是让人难以适应。等到炎夏时分,我肯定又会贪图凉快。人嘛,总是奢求着得不到的。

不知道本田先生对此是怎么想的。

 

发件人:Honda

收件人:Alfred

主题:烟火大会如何?

时间:20××年4月20日 5:11

不一定夏日祭才有烟火。其实有些普通村子的小祭典就会放烟火,只要获得许可好像问题就不大了。

不过,普通村子的烟火还是不够大型祭典的漂亮。烟火大会就更不用说了,那就是为烟火而设的。你要是想去,可以提前规划行程。

你的明信片和信我都收到了。我很小的时候去过北海道,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印象了。至于我最近在忙什么……其实你直接在邮件里问便好了,不用那样小心翼翼。我跟你说过,我是画漫画的吧?最近在忙小型签售,之前已经跑了三家书店了,之后还要再跑三家。这是我第一次搞签售,虽然已经事先说好了,不允许拍照,但面对这么多人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

烟火大会的事情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如果你真的很有兴趣的话,这一次我可以找人打听打听,因为我不一定能够陪你去。

本田 菊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彼[1]

主题:Re:烟火大会如何?

时间:20××年4月20日 7:21

早上好。

本田先生你这个回复的时间真是……相当诡异。难不成是一夜没睡?我昨天被同事拉去喝酒,今早直接被头疼闹醒,有些难受。

烟火大会我是有兴趣的,小村庄也好大型的烟火大会也好,只要是烟火我觉得都很值得一看。

你要是替我打听消息我自然是很高兴的。不过仔细想想我一个人去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有机会的话,我还是想结伴去。

今晚我们就回东京了。最近有一部新上映的电影,我有些想看。不过,那是日语的。虽然现在提起好像有些迟了,但我至今都不能顺利地看完日语的影视作品。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我觉得,能有一个本族语者陪着我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东京见。

Alfred

 

平成⭕ ⭕年4月25日 多云

明天是最后一场签售会。我跟我的编辑说了,以后再也不搞签售会了。签名可以单独签,以后发行签名本是一个办法,但让我去跟读者打交道,真的……饶了我吧。

我还是去打听了烟火大会的消息。编辑真的是很可靠的人……真的是非常感谢我的编辑支持了我这么多年。

关于电影的邀请后来他在邮件里提起了很多次,但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复。后来他又问了我,那本漫画是不是我画的。不巧,还真是我画的。可我又不愿意承认,就干脆答应了他看电影的邀约。

连我自己都觉得迂回极了。事后仔细想想,我那样岔开话题不就是在承认那是我的作品了?但愿他不要亲自来问我,我这一页到底想表达些什么。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彼

主题:今天过得很开心。

时间:20××年4月30日 23:21

主题好像小学生作文一样。不过我也没看过日本小学生的作文就是了。

原本我还很担心你不喜欢看这类电影,没想到你的见解比我的深刻多了。怎么说,可能这就是普通人和创作者的不同吧?你的敏感和细腻是我不曾拥有过的。

这么看来,也许我有时候会说出一些你难以接受的话,做出一些你不能适应的举动。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了,请你直说。这很重要。

不过今天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

最后就是,赶上终电太好啦w

晚安。

Alfred

 

5.1.20××

救命。

昨天晚上发的邮件也太傻了吧。海明威说得没错,人到晚上都比较冲动,而且迷糊[2]。我到底在做什么,竟然还发了一个傻兮兮的w,发什么不好发这个?他会不会觉得我……

这……有没有补救的余地的。现在……九点半,他这是起床了还是没起床?还是说起床了没看手机?还是说起床了看了手机了觉得我太蠢了不知道怎么回复我?

难道我昨天是看了一个恐怖电影?!

 

Alfred

敬启

我的编辑给了我一些烟火大会的资料,在邮件里不好说,我就一并寄给你了,附上一封短信。

我这段时间可能真的没有办法跟你一同出行。其实我也很想去烟火大会的,只是最近我跟我的编辑商量好了要开一个新连载,设定有些复杂,下周就要开始交稿了,但有些细节还没敲定下来。我是趁自己还没有忙到忘掉这件事急忙写下这封信的,实在匆忙非常抱歉。

最后,希望这些资料能够帮到你。

敬具

平成⭕ ⭕年5月7日

本田 菊

 

5.9.20××

最后我还是向艾米莉求救了。

我的妹妹她并没有给我最终的解决方案,倒是点明了一件事情——为什么我这么在意他的想法啊?

是啊……为什么呢。

虽然心里隐约生起了一个答案,但暂时还不敢确定。为了避免以后自己看见日记会觉得丢脸,就先还是不写下来吧。

 

平成⭕ ⭕年5月10日 多云转晴

我说谎了。

其实我并没有信里说的那么忙。实际上,新开的连载是我跟我的编辑酝酿已久的了。虽然有些设定是没有细化,但也不急着在第一话就铺开所有的线索。本来这就是一个稍长的连载,很多事情都不急着做的。

但我还是不自觉跟他说谎了。这个谎话对我其实还是有些好处的,至少我可以籍此逃避回信。以往我手机不离身,现在我都是依赖座机跟助手联系。仔细想想,幸好邮件没有像Line一样显示已读的功能,否则我的罪恶感就要把我淹没了。

 

发件人:Honda

收件人:Alfred

主题:Re:所言……烟火大会……

时间:20××年5月27日 22:21

真的非常抱歉,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手机直接没电关机,直到今天我才稍稍闲下来。

这样看来,今天你就要跟你的同事共赏烟火了?虽然我写得风雅,但心里已经很不厚道地在偷笑了。这种时候,还是跟一位出色的女性在一起更好吧?跟一位胡茬都懒得修整的男同事怎么说还是有些遗憾。而且据你所说,那位男同事是有女朋友的……真是替你遗憾了。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呢?第一话的稿子已经交上去了,现在离下一话截稿的时间还有些距离。或许,我可以去机场接你。听朋友诉诉苦,这我还是能做到的。

本田 菊

 

6.2.20××

他写道,朋友。

那场烟火大会日子不前不后,其实并非最好的观看烟火的日子。我那个男同事其实也不是那么烦人,只是在我的笔下,在我想给他看的内容里,被我刻画得烦人了一些而已。

文字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又跟艾米莉聊了聊。我觉得答案我已经知道了。

可是,他写道,朋友。

 

平成⭕ ⭕年6月5日 大雨

我去机场接他了。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可后来又不是那么开心了。我不是很清楚为什么。

最近好像都会下雨。有一场大型烟火大会定下来了,具体地点我还要跟编辑确认一下才知道。不过,不管确认多少次,我也不会跟他一起去。

这么说可能很奇怪。但我要以什么身份跟他一起去呢?

虽然这是一个我早就下了定义的问题,但还是忍不住追问一句。仿佛追问多一次,不一样的可能性就多一次。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彼

主题:所言!烟火大会!

时间:20××年6月18日 15:16

正好我的妹妹过来,所以我决定跟她一起去那场烟火大会。

多亏了你的资料,我才能顺利规划。艾米莉,也就是我的妹妹,也非常期待。等烟火大会结束之后,也许我可以带她见你一面。

新连载的漫画,我很喜欢。

我会给你传烟火大会的照片的。

Alfred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彼

主题:雨。雨!

时间:20××年7月9日 01:16

我的运气可能真的有些背。不过,烟火和人群都淋着雨,这样的景象真的很少见了。

照片勉强拍了几张,雾蒙蒙的,稍后我挑一些传给你。

可能你会觉得有些冒犯,我还是让艾米莉看了我跟你的邮件。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Alfred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彼

主题:写真

时间:20××年7月9日 05:16

一夜没睡,艾米莉那姑娘倒是睡得很熟。

这些是照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知道最后的文字你能不能看见?我突然有些好奇,你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不想告知我也没关系。你就当这是一个一夜没睡的人的梦话吧。

 

发件人:Honda

收件人:Alfred

主题:Re:写真

时间:20××年7月9日 10:46

只是你的名字。

 

平成⭕ ⭕年7月19日 晴

编辑问我最近有没有意愿在web上发四格漫画,这种连载不难画,对剧情虽然有一定要求,但是好在可以随时开始,又可以随时结束。我想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多挣点钱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情绪的爆发我也不是没看见,试着压了几天发现那根本行不通。这不是压着就能解决的问题。既然我不愿意这辈子都不再见他,那么这个问题还是得放到明面上谈一谈。

但这一谈,他就得寸进尺了。

细数起来,不过七个月时间。我跟他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好奇怪啊。可认真想想,七个月里我画完了一部漫画,新开了一个连载,又开了一个web连载,还搞了好几场签售会,推特粉丝翻了一倍,好像这也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漫画作者是没有公休可言的。新年那天收到他记错的年贺状的时候,我应该是为了逃避画稿,才出门帮他找到正确的收件人的。

可是现在看来,这举动并不是多余的。

希望我以后也能这么想。

 

 

发件人:Alfred

收件人:彼氏[3]

主题:有空的时候理一下我。

时间:20××年7月25日 20:16

你在画画,我就不好贸然打扰你。

只是,画完四格能不能告诉我第三话的剧情?我等不及了。

算是给我个特权吧?


[1] 日语,他。

[2] 意思大概是这个意思,不过不是原文。

[3] 日语,男朋友!没错就是男朋友的意思!


END

08 Oct 2018
 
评论(2)
 
热度(17)
© 瘾者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