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菊】不会做儿童套餐的漫画家不是好恶魔(END)

又名《我说相声时一句“我吃苹果只吃兔子苹果”引发的惨案》。

基本设定跟前面那篇书信体的一样,不过这个就是个相声x正经文在那篇里面。

惯例cue当事人@盲人N 

最近本田菊开启了新技能——连载菜谱。

之前web连载四格漫画的热潮过去了,尽管画点儿以原作为基础的脱线四格确实能圈到一部分的粉丝,但同一部作品的番外四格画多了,总有一种作者自己在画自己的同人的错觉——不只是读者这么觉得,本田菊有时候也这么想。他又不是某C字开头的四人女子漫画团体,靠画自己作品的同人搞出另外两部长篇巨作,虽然这份才能令人甘拜下风,但……

但她们挖坑不填啊!

本田菊在跟自己的编辑商谈的时候抹了一把脸,说他的四格想换一个题材连载。看在他并没有挖坑不填的份上,就让他画点儿别的东西吧。

他的编辑从业十余年,在漫画业摸爬滚打也不是吃素的。没等本田菊开始为接下来该连载些什么发愁,这位发际线早就开始急剧后退的编辑一推自己那副黑框老花眼镜,在镜片并没有发出某死神小学生的同款光芒的情况下提议道:“不如你连载菜谱吧。”

本田菊闻言愣了一下,仔细想想却又觉得确实可行。四格漫画能容纳的内容不多,在有限的篇幅里做菜谱确实有些挑战,而且自己的读者以女性为主,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应该不少。要是真的担心,先在推特上放几篇试一下水也不是不行。

商谈结束当晚本田菊就开始动笔了。也许是体内的料理之魂在作祟,这位漫画家动笔的时候颇有一种“这才是老夫的正业”的气势。这天阿尔弗雷德加班完空着肚子进了本田家,背后灵似的站到了他后面,满心欢喜地想偷窥一下新连载的剧情,没想一眼就看见了本田菊笔下冒着热气的寿喜烧,差点没有一个白眼昏过去。

他胃里的野兽在咆哮:我饿啊!!!

“正好。”本田菊上下打量了一下可怜巴巴地在啃就洒了点儿海盐的饭团的阿尔弗雷德,“明天开始我给你做便当,不动手做的话一时也想不起来最简单的制作方法。”

这下阿尔弗雷德可高兴坏了。虽然他现在只能啃着一个只洒了盐的饭团,但明天他可以拥有便当了啊!

男朋友亲手做的便当!

如是想着的阿尔弗雷德,第二天早上起来上班前果然收获了一个便当。等他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想要在一众单身汉面前现充一把的时候,便当盒里的景象让他无语凝噎。

好吃肯定是好吃的,蛋包饭香肠西兰花外加几块苹果,营养均衡搭配得当,甚至可以说是无可挑剔。

就是那个长着章鱼腿的香肠和用番茄酱画了一张太阳笑脸的蛋包饭有点傻。

不,不是“一点”。阿尔弗雷德恨恨地看着快要笑出眼泪的同事那毛发稀疏的头顶,把程度副词默默换成了两个“非常”。

当天下班阿尔弗雷德就抗议了。本田菊一脸无辜地摇头说:“我问过你了啊,你自己答应的。”

“……”确实。

阿尔弗雷德一时语塞。

“我说‘我在连载菜谱,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你说‘好’。职业习惯,为了确认授权我还录音了,你要不要听?”本田菊用戳着一根意面当临时笔芯的压感笔点了点数位板,“那我明天就不做了?”

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虽然公司那汉堡可乐便宜得跟不要钱似的还做得很好吃,但他还没成功在那群秃子面前现充一波,怎么可以就此屈服。于是,他摇滚乐队主唱式疯狂摇头,忽略了本田菊得逞的笑容,拒绝了这个提议。

而人类千百年来的演化历程告诉我们,历史总是相似的:新的一天只会迎来新的崩溃。

第二天阿尔弗雷德打开便当盒的时候,看见了米饭、唐扬鸡块、不知道为什么去掉了黄瓜的塔塔酱外加一小坨沙拉。本来这都没什么问题,但那白米饭上用紫菜做的鲜明的一张emoji笑脸引发的同事的新一轮爆笑,让阿尔弗雷德有如晴天霹雳。

“本田先生,你不是答应我不做儿童便当了吗?!”阿尔弗雷德躲进了食堂角落里一边吃一边给男朋友发Line。

本田菊明显没在忙,秒回道:“看邮件。”

阿尔弗雷德刚打开邮箱,就收到了主题为“你自己听”的邮件,是本田菊发的。正文没有任何内容,其余的只有一个孤零零的mp3附件。阿尔弗雷德下载了之后摸出打结成一团的耳机插上一听,就搁下了至今还没能熟练使用的筷子用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这是被虚荣心遮蔽了眼睛啊!

这一天阿尔弗雷德痛定思痛,想着要不直接拒绝本田菊的便当算了。可等下班回去的时候,本田菊正戴着新买的降噪耳机画新连载,阿尔弗雷德又跟以前一样悄悄地站在他背后偷窥着剧情,看见是如此的发展内心那叫一个澎湃,要不是怕吓到本田菊他现在已经扑通跪下冲着本田菊大喊“先生我爱你(和你的作品)”了。

“收敛点。”

虽说戴着耳机,但本田菊还是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回家的动作。再说背后杵着一个人,头顶的光线都弱了点儿,不注意到是不可能的事。说完,本田菊就摘了耳机去了厨房,给自己续了一杯茶,在靠着吧台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也钻到了他旁边。

“后面的剧情,给我一点点提示吧。”阿尔弗雷德用肩膀蹭了一下本田菊的肩膀。

本田菊也不急着回答,捧着茶杯喝了一口茶,顿了半分钟才说:“可以啊,我还可以告诉你另外一条好消息。不过这是有代价的。”

阿尔弗雷德眼睛一亮:“什么好消息?!”

“动画化的事情提上日程了,应该很快就能定下来。”本田菊把茶杯放下,语速也提高了一些,似乎是为好消息而兴奋,“至于之后的剧情嘛……我只说一次……”

本田菊说的也不多,但这一次还没出版的新连载的剧情可以说大概都跟阿尔弗雷德说了一次。除此之外,本田菊还首次同意了阿尔弗雷德要看他还没完成的新连载的原画的请求。本田菊也没有放他一个人看,在看的时候还告诉他哪里是他自己动笔的哪些是他的助手负责的,彻底满足了一个粉丝对于自己喜欢的漫画家的一切需求。

等阿尔弗雷德看完最后一张原画,还留在余韵中难以自拔的时候,本田菊开口了:

“明天给你做荞麦面。”

闻言,原本还沉浸在余韵中的阿尔弗雷德仿佛被逐出八大行星行列的冥王星一般,恨不得以上上个世纪浪漫派诗人的腔调高呼一声:

“我心寒啊!!”

然而他刚刚看了人家的新连载还把原画看了一遍外加听了一遍现场版讲解,这种说出去要被别的粉丝掐死的特权他通通享受过了还要拒绝本田菊那听上去好像正常很多的便当,他这个善良可爱的美国甜心不忍心啊!!不忍心啊!!

阿尔弗雷德的心理活动全写在了脸上,本田菊在一旁看着,表情虽然没有松动但内心已经刷满了“哈哈哈”的弹幕。整理一下心情,本田菊按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问:“我再给你看一个不会发出去的四格。”

没等阿尔弗雷德拒绝他就把文件给调出来了。这画的并不是食谱,而是之前画过的原作番外。这篇四格脱离了往常的脱线风格,没有任何对白,靠着画面和分镜硬生生让阿尔弗雷德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太。虐。了。

捅刀的人却毫无自觉,看准了时机还冲阿尔弗雷德发问:“你讨厌苹果吗?”

“……讨厌。”阿尔弗雷德的回答慢了半拍。

“你们不是说‘一天一个苹果远离医生’?”

“……要真的是这样还要医生干嘛?”阿尔弗雷德忍不住又看了几遍那副四格,回答依旧慢半拍。

“也不是不能不放苹果。”本田菊琢磨着。

“……那就不放。”阿尔弗雷德挪开了眼睛,摸摸自己的鼻头,心想本田菊不愧是人气漫画家。

“知道了。”本田菊拍拍阿尔弗雷德,后者也没上心。这会儿谁还管什么苹果不苹果的,他今晚可是得到了作者本人的特别优待!让他吃十个苹果再灌三瓶苹果味的芬达都行!

而前人的教训告诉我们,祸从口出不假,但有些话你最好想都不要想,因为它一旦实现了就显得现实真的很残忍,仿佛一只拿着银光闪闪的手术刀逼着你吃鲱鱼罐头的西瓜企鹅。

还沉浸在昨晚的幸福的阿尔弗雷德打开了便当,打开的同时还在为即将到来的双休日而欣喜。可是下一秒,他的幸福与欣喜就被眼前的景象冲垮了。

没有长着章鱼腿的香肠,没有画着太阳脸的蛋包饭,带着一张emoji笑脸的米饭更是不存在的。但是荞麦面旁边的某样东西就特别显眼,突出,遗世独立,令阿尔弗雷德震撼,以至于久久不能言语。

半晌,阿尔弗雷德掏出了手机,在兔子苹果的死亡凝视之下,把本田菊的Line备注从“男朋友”改成了“😈先生”。

END

15 Oct 2018
 
评论(10)
 
热度(38)
© 瘾者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