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米】噩梦体验馆

英米作业群作业 第一期

题目:重复 

文中至少出现三次内涵不同的重复情节、重复描写或者重复对话。在此基础上,要求写一篇情节完整、人物性格与角色本身相符、字数在两千字(2000字)或以上的文章(cp英米)。如若有必要的R18情节安排,请控制在总字数的10%以内。

“听我说,”亚瑟左手扶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身|体紧|贴阿尔弗雷德的后背,右手握住了阿尔弗雷德拿着一支银色左轮的右手,“就像这样,瞄准,扣下扳机,射杀月亮。”

阿尔弗雷德从床|上跳了起来。稳住呼吸之后,他把套在身上的背心脱|下来丢在床|上,接着把床单也给扒下来,在床尾的地板上堆成一座小山。亚瑟见到的话肯定会骂他的。阿尔弗雷德重新坐在没铺床单的床垫上。自己得在亚瑟回来之前处理好它们。现在,先让他去煮一壶咖啡,顺便平复一下心情。

那个梦实在是太诡异了。

煮好咖啡之后,阿尔弗雷德就光着上身靠在冰箱边儿上喝咖啡。那个梦前面发生了什么他记不住了,就记得亚瑟让他射杀“月亮”的事。梦醒之前,他应该是有一刹那怀疑的——既怀疑这是梦,又怀疑亚瑟怎么会让他去射杀“月亮”?一个规规矩矩的律师,连真枪都没碰过,尽管他一直认为警方应该尽快把那个在夜晚非法打击罪犯的家伙抓起来,但无论如何,他那种人都不会亲自动手的……

阿尔弗雷德把咖啡杯放在一边,翻出前几天的一份报纸。头版是“月亮”的新闻。那个总喜欢在夜空澄澈、月光充足的日子出现、披着一身银色披风的蒙面家伙,绰号就是“月亮”。“月亮”总喜欢在处理完那些坏蛋之后,留下一个坑坑洼洼的圆形金属徽章,这就是他绰号的由来。在阿尔弗雷德看来,“月亮”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好人——惩治罪犯,维护治安,为什么不是好人?但他也能理解亚瑟的看法,虽说这是少数派的看法。那家伙始终是执|法系统外的人,除非把那家伙纳入正规执|法系统,否则长期下去,业余的代替职业的,社|会平衡迟早会瓦解。

所以,为什么是亚瑟让我把他杀掉?

阿尔弗雷德揉|揉太阳穴。好像他太较真了,不就是一个梦。他把剩余的咖啡喝完,回到厨房,开火|热锅准备煎一个太阳蛋。家里没吐司了,更别说蔬菜肉类这种东西。亚瑟不在家,用电脑工作的他连门都懒得出了。他把煎得半熟的一枚太阳蛋盛在盘子里,又打了一个蛋。按亚瑟的说法,他会坐晚上的航班回来。到家大概是午夜。他觉得他应该出门买点儿什么,至少能保证刚回家的家伙,不至于只能吃太阳蛋煎太阳蛋。

……好像鸡蛋也只剩一个了。

阿尔弗雷德嘴里叼着叉子,一手端着摆着两个太阳蛋的盘子,另一手打开了冰箱门。现在冰箱里充足的,只有酒和酒,以及酒。

酒鬼亚瑟。

阿尔弗雷德“啪”地关上冰箱。吃完两个太阳蛋之后他又喝了一杯咖啡,把床单背心一股脑丢进洗衣机,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就拿着钥匙、钱包、手|机,踢着拖鞋出门了。

“……不是晚上的飞机?”

阿尔弗雷德尴尬地摸|摸脸。刚打开门他就看见在玄关换鞋的亚瑟。现在是十一点半,白天。

“工作提前做完了就回来了。”亚瑟把西服挂好,松开了袖子跟领口的纽扣,“买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干脆把超市打印的清单递给亚瑟。

“又是一堆膨化食品……”亚瑟把清单塞回给他,“你这是要给自己攒一个游泳圈?”

“上一次我买这些玩意儿,是在两个月前。”阿尔弗雷德撇撇嘴,低声嘀咕,“我还没抱怨你那些占了大半个冰箱的劣质酒……啤酒肚才是真的难看。”

亚瑟就这么盯着阿尔弗雷德,没接话。

“行了行了,不说了。”阿尔弗雷德被盯得脊背发寒,“你我都介意吃胖了在床|上丢脸,所以我们都退一步……别瞪我啊。是你逼我戳|穿的,不怪我。”

“蠢小子。”亚瑟窘迫地把头扭到一边,“你去把吃的处理好,我去洗澡了。”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抿着嘴,视线随着对方的移动而移动。确定亚瑟钻进浴|室之后,阿尔弗雷德终于是憋不住,躲在厨房笑了。

说实话,他们两个都不擅长下厨。一个天生就不会处理食材,一个在快餐文化中浸|淫许久,一下子要他们做出能吃的饭,可能确实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阿尔弗雷德把今天暂时用不着的食材放进冰箱,洗干净手开始准备午餐。两个人同|居有一段时间了,一开始确实是天天往外跑,但他们觉得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在他们硬着头皮啃了许多自己的“实验性菜品”之后,他们——或者说阿尔弗雷德,总算能做出还能吃的饭了。

毕竟那位做出来的东西实在是……

虽说阿尔弗雷德也是非常依赖预烹食材的。

草草解决完午餐,两个人都分别开始工作了。亚瑟那边似乎是要处理一些出差没解决完的问题,所以阿尔弗雷德把书房让给了他——那里比较安静,他喜欢安静。而他就抱着他的电脑,戴着耳|机,盘腿坐在沙发上,写写停停。等他结束今天的工作,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没到饭点,他也不饿。把电脑放在一边,他躺在沙发上。耳|机里放着OK Go的歌。现在这首歌名叫什么来着?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播放器。

Shooting the moon?巧了。也是让他射杀“月亮”。不过,谁知道是哪个“月亮”……

“阿尔弗雷德!!”

睡得迷迷糊糊的家伙差点被这声叫唤吓得从沙发上掉下来。

“我睡着了?脖子好难受……说回来,你干嘛?”阿尔弗雷德抹了一把脸,摘下已经停止播放的耳|机,“吓死我了。”

“咳,没什么。”亚瑟摸|摸自己的脸,“就是想提醒你一些事。”

“什么?”阿尔弗雷德眨眨眼。

“如果你出门见到月亮,而且在必要的情况下,”亚瑟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记住不要犹豫,拿起你的枪,瞄准,扣下扳机,射杀月亮。”

“……啊?”

“不……你还是当我没说过吧。”亚瑟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小心些比较好。有确切消息证明那家伙已经开始崩坏了。”

“崩坏?”

“他以前是只杀犯人,对吧。”亚瑟坐在阿尔弗雷德的身边,“现在,他开始杀|人了。”

“报纸不是还没有……我懂了。”阿尔弗雷德往亚瑟那边挪了挪,“暂时还不能毁了他的英雄形象。”

两个人又讨论了一会儿,也差不多到饭点了。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还晕乎乎的,不太清|醒,所以让亚瑟去叫外卖。等外卖的间隙,他应该是又睡过去了。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

“外卖呢?”他撑起身,亚瑟正戴着眼镜看书。“还没到,不过我去催了。送外卖的人似乎被堵住了——那条路上出了车祸。”

“噢,真倒霉。”阿尔弗雷德去接了一杯冷水。睡了那么久一口水也没喝,渴死了。

“你饿吗?”亚瑟往后翻了一页。

“饿倒是不怎么饿。”

八点半,外卖终于到了。

“车祸那么严重吗?”收下外卖之后,阿尔弗雷德多问了一句。外卖小哥挺健谈的,说了一长串的话。总结起来,无非就一条信息。的确是出车祸了,而且是酒驾车祸。死者有四个,一个是喝醉酒的人|渣,当场死亡。剩余的三个人,是一家三口……

“也是当场死亡?那也是够惨……”

“不是。”外卖小哥拧着眉摇摇头,“夫妇死了,他们护着的孩子好像还活着,我看见那孩子胸口还在起伏……虽然是满身血吧……但我觉得说不定能抢救过来。然而,那个银色的家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反正就出现在了车祸现场,没等别人反应过来伸手就把那孩子掐死了,留下一个徽章之后,就逃了。”

外卖小哥离开之后,阿尔弗雷德跟亚瑟开始解决他们迟来的晚餐。吃到一半,阿尔弗雷德把电视打开了。意料之中,电视上并没有报道任何与“月亮”有关的新闻。亚瑟似乎也注意到了。等吃到甜品的部分,亚瑟干脆把手提电脑搬到饭桌上,开始动手查跟“月亮”有关的新闻。最后的更新,还是停留在几天前。

“会变好的吧。”阿尔弗雷德用勺子刮着自己那份压得很实的香草雪糕,“不是说那家伙,我是说,‘情况’。”

“我也是这么希望的。”亚瑟单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本来就已经足够棘手了。”

两个人晚饭后不久,就依次去洗澡了。亚瑟出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塞着耳|机,翻着亚瑟刚才看的那本书。不是他喜欢的题材,不过他能接受。

“听的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分了一边耳|机给他。里面放的还是OK Go的作品,不过不是那首Shooting the moon,而是另外一首,阿尔弗雷德更喜欢的。

“美国乐队?”亚瑟挑眉。

“怎么?”

“我觉得,挺不错。”亚瑟把耳|机还给阿尔弗雷德,脱掉浴袍钻进被子里。应该是累了,没等阿尔弗雷德听完下一首歌,他好像就睡熟了。阿尔弗雷德也不打算熬夜,关了床头灯,也躺下了。不过,他没有立马睡着,毕竟白天睡得挺多的。就这么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应该是……

喘不过气……

阿尔弗雷德张|开嘴,竭尽全力想要多呼吸一下。咽喉似乎被人用|力扼住,身|体因为缺氧而动弹不得。他很想用手掰|开不让他呼吸的玩意儿,可摸来摸去,脖子上什么都没有。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告诉过你的。”

听到这格外熟悉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又重新挣扎起来。是亚瑟,没有错,确实是亚瑟。然而在一片黑|暗之中,他看不见亚瑟在哪儿。他只能判断亚瑟就在他附近。

“我告诉过你的。瞄准,扣下扳机,射杀月亮。”

“我……咳,我没有枪……”

“你有。你的口袋。”

阿尔弗雷德伸手去摸自己的裤袋。里面确实塞了一把枪。是左轮。

“现在就做。”

“我……根本看不见……”

阿尔弗雷德用尽全身力气在黑|暗中举起枪,没扣下扳机就失去了意识。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

“在!”

阿尔弗雷德猛地坐起来,睁开眼之后,第一时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说话的是王耀。还有——亚瑟。

“你家那位都快吓疯啦。”王耀给阿尔弗雷德递了一杯水,“没想到你就这么陷在里面了。刚测试的玩意儿果然不靠谱……这哪儿是噩梦体验,明明就是噩梦陷阱。”

“挺……挺逼真的,我觉得。”阿尔弗雷德喝了一口水。他现在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飞快。他很紧张,因为亚瑟。不是恋人之间的那种紧张,不是。

“我们回去吧?”亚瑟像是送了一口气。

“嗯。”

阿尔弗雷德并不想表现出什么异常。所以,他翻身准备下床。没想到的是,刚站起来他就脚软得不行,整个人都往亚瑟那边倒。亚瑟猝不及防,想伸手去扶住阿尔弗雷德,但没扶住,反而是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板上。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亚瑟的口袋里掉了出来……”王耀轻声说。

——那玩意儿就掉在阿尔弗雷德脸侧的位置。

他定睛一看,那是个圆形徽章,坑坑洼洼的,宛如月球表面。

END

25 Jul 2016
 
评论(2)
 
热度(48)
© 瘾者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