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米】美味关系

这里也转一发www好吃!!!!!喜欢!!!!!Love you!!!!!

湳莊:

//cp 英米  祝马 @瘾者M 生日快乐


//梗自同名电影(朱莉与朱莉娅)


//文风突变请注意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零)


如果要写下一百件,或者缩短到十件,三件,这辈子都绝对不会去碰的事情,亚瑟·柯克兰毫无疑问会在top 1的位置写下“料理”或者“烹饪”这个词。他同样相信阿尔弗雷德不会好到哪儿去,这件事在他的世界里的陌生甚至讨厌的程度也绝对可以排到前三,这就是为什么公寓里最干净整齐的地方总是厨房而非他们的安寝之地。这是两人——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很会做人地少去涉及这种尴尬的领域以免引发世纪战争,亚瑟·柯克兰和阿尔弗雷德·琼斯更是在不分日夜的工作里在料理方面颓得心安理得。


“我说真的,煮荷包蛋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小时候艾米丽第一次尝试的时候让我试吃,从此我再也没有吃过鸡蛋。”


“该受上帝宠爱的好女孩儿。”亚瑟听后说,“又拯救了千万只鸡。”


“以及感谢它们长大后变成了奶酪里的咸鸡肉和汉堡夹层。”


亚瑟看了看阿尔弗雷德逐渐淡去的肌肉线条,点头道:“确实。”


阿尔弗雷德笑笑不说话,转身出来,把浅口小锅端到亚瑟面前。


“现在该你了。”


 (一)


亚瑟开门下车,刚一抬头,就被迎面过来的大卡车带起的烟尘扑了一脸灰。


这是第四次在新公寓前下车遇到一模一样的场景,他习惯了。亚瑟面无表情地伸手掸了掸自己的脸,转身向后备箱走去。


    “阿瑟!快过来帮忙!”


“现在没空。”亚瑟搬着一堆器材艰难地从狭窄的木楼梯上通过,终于站到了一个相对宽敞的平台上,这儿好歹还可以腾出一小块地方让他暂时安置他的身家性命。阿尔弗雷德撇撇嘴:“好吧,看这儿其实不错,环境虽然是比原来糟糕了一点,但是至少没有城市里五点就开始响的汽笛声……”


“外加三点都还会有的斗殴和骂街。”


“行吧。”阿尔弗雷德一边扶着快要脱落的墙纸,一边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往里揭,“我是说,咱们会在这儿过得很好的,相信我。”


“听起来你会把我养得很好。”亚瑟嚼着忘放奶酪的没盐没油的披萨饼,整理器材的间隙抬眼看到一只灰色的毛球飞快地从他眼前闪过,眼皮不由得一跳,“最后一个问题,它也是我们的新室友吗。”


“哈?”阿尔弗雷德转头一松手,墙皮整个儿塌了。


(二)


2016年3月28日  晴  曝晒


原则上来说,地方很好,我喜欢人少的地方。干燥的空气让我感受到鼻子被当烟囱使似的温暖,街区狂欢节式的审美配色让我感觉像住在糖果罐里,这很好,我喜欢甜食。只是希望同样喜欢甜食的老鼠朋友少来光顾我们这儿的窗户,我怕阿尔弗雷德半夜的鼾声会吓到这些可爱的小生灵。


                                                


2016年3月28日  天气好


今天是我们搬到皇后区的第一天,天气很好,正适合收拾新家。亚瑟看起来心情不错,他已经在窗边探着身子看了半天,已经在慢慢熟悉这儿了。其实他好像没有之前他说的那么讨厌这儿,我说什么来着,他准会喜欢的。


                                               


(三)


五点钟。


亚瑟被楼下厨房传来的敲击声吵醒,烦躁地睁开了双眼,开始思索自己搬离主市区却仍旧醒得那么早的原因。彼时他刚从床上坐起,准备穿上外套,听到厨房一声巨响,亚瑟一个激灵,完全清醒了,迅速地起身冲下楼去。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顶着一张焦黑的脸,看到亚瑟的表情,赶紧伸手用袖子抹开一块可以看清五官的地方,并尴尬地扯了一下嘴角。


“嗨。”


“你在干嘛。”


“如你所见……从步骤和目的性来说我正在尝试把加了糖的某全脂奶制品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加工以便让它能在配合面食的基础上给人类更好的味觉体验。”


亚瑟用他被吵醒后不太敏捷的思维迅速地在他极为有限的料理知识里搜寻相关信息后皱起了眉:“从我的认知上来说,我需要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开这么大火把鲜奶油再煮一遍。”


阿尔弗雷德思索了一下:“这样的话里面的糖会化得快一点……?”


“好的。”亚瑟沉默了片刻之后选择点头,并斜眼看着那一团被称作奶油的物体,“说实在的,这方面你比我能耐,从三月份到现在我们一共只维修过两次水管三次下水道,都在厨房,换了两口炖锅和一个打奶油机。”


“还有一个汤勺。”


“对,谢谢提醒。”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也看着亚瑟。


“那这是什么?”


“牛肉末烩番茄配青柠檬汁。”阿尔弗雷德很快回答,“以及上好的生鲑鱼卷和俄式腌酸黄瓜,切片的。”


盘子里看不出颜色和形状的鲑鱼上面均匀地摆放着黄瓜块,挤了一半水的柠檬堆在肉末的一边儿。亚瑟谨慎地靠近,用鼻子嗅了嗅。


“这也是食谱里的?”


阿尔弗雷德:“我只是在想你生日的时候该做点什么好……”


“我现在只想知道我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亚瑟冷静地说。


(四)


一个月过去了。有时候亚瑟从睁开眼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今天将要经历什么,即便在他起床之前已经下意识告诫过自己无数遍此生和料理无甚缘分,和做得一手好菜的弗朗西斯死对头多年就是这种境况的例证之一,然而当他一进到厨房,梦就彻底醒了。


“《烹饪的乐趣》,厄玛·罗姆鲍尔写的。”当他问到阿尔弗雷德最近沉迷并为之放弃新版游戏的书时,阿尔弗雷德正一本正经地扶着他的眼镜逐行阅读。关于眼镜的问题,阿尔弗雷德并不近视,当亚瑟又一次谈到的时候,他辩解说这有助于他集中注意力,之后亚瑟再也没管过。


“什么时候写的?”


阿尔弗雷德闻声,抬头一愣:“不知道,过去都算古时候。”


“上世纪的事,作者并没有认真尝试过她写的每一个菜谱。”亚瑟取下眼镜企图调整自己过度疲劳带来的视觉色差,“如果你真的要用学习烹饪的方式来减少楼下披萨饼店的收益我也不太介意,只是恐怕以后收银小妹看你的脸色就没那么友好了。”


亚瑟转过头去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也转过头来看着亚瑟。


烤箱预定时间到了的声音清脆地适时一响,阿尔弗雷德从沙发上一个蹦跶跳起来,对亚瑟扬起一个温暖的微笑,猛地一把把他的头死死地按进枕头里。


“在我尝试成功之前闭着你那张爱说风凉话的嘴。”


(五)


搬到皇后区的日子基本是在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砸出的响声充当背景音乐过去的,原因还要从搬到这儿的初衷说起。阿尔弗雷德觉得在他们两人中,他在料理上属于还可以再拯救的那一个。于是他终于在他重拾料理信心的第三个晚上,由于厨房多次发出巨响而被邻居投诉了,两人被带去拘留所喝了一趟茶回来,回来两人边倒酒边撞杯子,心情甚好。


第二天醒来,阿尔弗雷德就突然铁了心要搬到郊区潜心研究料理。


亚瑟乍一听这主意,觉得没什么好在意的,含糊地应和着,注意力一点也没有从更新的制图软件上转开。他想这就和孩子今天说他要学小提琴明天就会疯狂地爱上街舞是一样的,谁都有容易激动和心血来潮的时候,只是阿尔弗雷德在他自己个性的驱使下会格外多些。


但当阿尔弗雷德告诉亚瑟搬家的公寓已经安排好了的时候,亚瑟终于从成堆的工作中醒悟过来:“皇后区?”


得到阿尔弗雷德肯定的答案,亚瑟知道他没有在开玩笑,他太绝望了。


(六)


“我活到今天,这辈子就会做三道菜,黄油煎德式烤肠,橄榄油煎德式烤肠,微波炉加热德式烤肠。”


“所以今天的晚饭是……?”


“德式烤肠。”


作为饮食传统一脉相承的两个国家的国民,亚瑟在得知搬家的主要目的的确是修炼料理技能后,细数了他们这二十多年来吃过的食物,总不超过鱼奶蛋肉黄油胡萝卜一类而已,对方便食品和熟食肉类有依赖也无可厚非。当他大学时对肉食的认知极限还停留在法式蜗牛的时候,王耀告诉亚瑟他们那儿连虫子,蝾螈和蛙都吃,他差点没把手里的笔吃下去,而一旁的弗朗西斯却很有兴趣地和王耀聊起怎样捕获潮湿处的竹虫,从此他每次和阿尔弗雷德吃中餐外卖心里都硌得慌。


也许是蜗牛的留给亚瑟的印象过于深刻,他从内心深处抵触各类法式的菜品,包括一切过甜的点心,虽然他的隐藏人格是甜食狂热者。然而在这之后,法式菜已经不再是亚瑟的底线,因为阿尔弗雷德看的书并不仅仅限于“美国人的菜谱”,或者已知书名的《烹饪的乐趣》或者《掌握烹饪法国菜的艺术》,还有推特和脸书上各类美食博主的推荐菜谱以及所谓的“创新菜”,前日关于柠檬与牛肉末的灾难便是其中一例,据阿尔弗雷德所说,在下面埋上蛋黄酱是他的又一次创新。亚瑟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创新当中艰难求生,默默祈求着第二天不会吃到牛奶泡过的crumble加黄油煎胡萝卜片拌红酒。


“我其实想问,你当时为什么被投诉之后还觉得自己烹饪有救?”


“大概是因为那天晚上你吃下了我煮的荷包蛋却还活到了今天?”


“那你觉得我今天试吃了这个还能接着活吗?”


“好问题。”


其实事情不总是完全这么绝望,亚瑟第一次觉得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探险是在他生日那天。


阿尔弗雷德一如既往地起了个大早,七八点钟就出门到市场上去了,临走前把亚瑟推醒,叮嘱了三遍记得查收送到家里的食材。那天亚瑟觉得醒来感觉就很好,如果不去提几天前那个牛肉与柠檬的可怕尝试的话。不过无论最后料理食材的结果如何,亚瑟的表现和他内心的真实想法差别很大,有时他切切实实地觉得阿尔弗雷德是时间太多,穷极无聊,可又越来越觉得人就是这样没有出息,你总是希望这样闹腾的日子再久一点,最好永远也别结束。阿尔弗雷德为了得到最好最新鲜的食材总是起得很早,可有时候亚瑟会五点钟醒来,却不敢动弹,生怕惊醒阿尔弗雷德,他静静地等到阿尔弗雷德跟着黎明一起苏醒,才假装后一步动身。


临近阿尔弗雷德说的送货时间,亚瑟到窗边张望着是否会有车辆经过。他给自己泡上一杯茶,心里正惬意地想着阿尔弗雷德今天究竟会做什么,却被一辆停在楼下的卡车绷断了思绪。


确认收货完毕,阿尔弗雷德后脚就踏进了家门。阿尔弗雷德说送来的是晚餐和蛋糕的部分食材,亚瑟用脚趾头算了算,他们面前的这箱东西远远超过了实际用量。


鲜草莓是好的,半脱脂牛奶是好的,干奶酪和鹅肝酱也是好的。


4夸脱是不好的。


“能用什么别的理由解释一下这济民似的数量吗?”


“意料之外……”


亚瑟朝他走近,用手指指着签收单上的一项项明细:“我是说,你真的明白一夸脱有多少么?”


阿尔弗雷德眼睛一亮:“多少?”


亚瑟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可喜的是,这仍然是一个不错的生日,事实证明亚瑟在不亲自上手的情况下帮忙料理足十的有用,阿尔弗雷德做蛋糕的时候亚瑟终于在料理时间走进了厨房,并强迫阿尔弗雷德使用电子秤来控制用量。没事的,没事的,亚瑟安慰自己,还好他们有一个足够大的冰箱和一个或两个足够大的胃,实在不行还可以分给街区的邻居培养培养邻里关系,当然在去完三家之后亚瑟就不这么想了。不必要的对话和社交太多了,太多了。


不仅仅是用量的问题,还有各类水果的节令,最要命的还是实物与名字的对应。苹果和蛇果弄混还可以接受,牛羊猪肉偶尔分辨不清也完全可以理解,虽说各类体积很小的甜点用果一般人也很容易弄混,但在亚瑟不明不白地吃了一口树莓派之后,炸裂了。


第二天一早,阿尔弗雷德醒来发现亚瑟不在身边,下到楼下才看到他铺在墙上在贴什么,桌上还有成堆的草稿。


“你在干什么?”这句话终于轮到阿尔弗雷德来问了。


“我有必要帮助你,不,是我和你,来搞明白这些果子究竟是什么名堂。”亚瑟一字一句地低声说着,一边熟练地用手指分好说明和图片,手飞快地一个起落。


“……你一夜没睡?”


“天亮了?”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


亚瑟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郊区没有大楼的阻挡,总是能看到完整的日出,他冲着阿尔弗雷德笑了笑,说:“天气不错。”


“是你心情不错。”阿尔弗雷德说着,把亚瑟的外衣递给他。阿尔弗雷德有些时候想自己这回的确是有点任性的,然而他并不后悔,至少到现在还没有。亚瑟一直不太情愿参与平常人琐碎的生活,生于世间却格格不入,总是将自己置之事外。而他希望除了工作,两人还能有更多的生活,像是真正的家人那样为了一点厨房里鸡毛蒜皮的小事盘算,虽然听起来不像他们的摄影工作那样美好,那样吸引人,似乎他们从前四处旅行才是大多数人所憧憬的。


“今天做什么?”


“覆盆子奶油冰激凌,可能会有trifle,我得去找找新鲜的姜。”


亚瑟动作停了停,有那么一瞬间表情不太好看。


“你他妈的。”阿尔弗雷德面带愠色地抬起炖锅,“你就没有不讨厌的食物。”


“有啊。”亚瑟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你。”


阿尔弗雷德一愣,随即愤怒地放下了炖锅,一时不知道往哪儿摔。


“走吧,送你去。”亚瑟取走门边的帽子时顺势吻了一下他的侧脸,“车满油。”


 


(七)


“茱莉亚·切尔德在这里说,‘如果你不想煮活的龙虾,就请把刀插进它们两眼之间……’”


“……”


“阿尔弗雷德,你到底动不动手。”


“它在看我。”阿尔弗雷德举着刀和趴在砧板上的龙虾对峙,“还眨眼。”


“是啊,还挺可爱的是吧。”


“是挺可爱的。”


亚瑟把手里的ipad放了放,“不要对视了,我担心你们情感交流到下次你想请它去做你的模特。”


(七)


“为了祭奠我们第六次烤糊的英式苹果派,干杯。”


“干杯。”


“其实下次我们应该试试美式,我到现在都还是不懂为什么你们总喜欢把整块儿的苹果暴露在外面。”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会做这道菜的英国人而不是问我。”


阿尔弗雷德嘴里吃着涂了奶油和冰激凌的烤干的苹果,砸吧了两下:“焦糖味儿。”


“这煎锅看起来不错。”亚瑟突然说。


“好眼力!”阿尔弗雷德说,“我托艾米丽给我寄来的,我妈妈以前最爱用的煎锅……”


亚瑟微笑着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也微笑着看着亚瑟。


“好吧。”他说,“看看这口新锅,是否能让你立即就忘了几天前炸锅的不愉快?”


亚瑟继续看着阿尔弗雷德微笑。


“你助听器掉了。”阿尔弗雷德善意地提醒道。


各式水果派成为亚瑟的灾难自于小时候哥哥对他的迫害。斯科特和威廉从不明白水果的时令和储存方法,以及至关重要的料理方法,这似乎是柯克兰家趋同的事。但与已早放弃料理的亚瑟不同,两人从未停止过对时鲜食物的料理尝试,饱受磨难的亚瑟在了解了自家哥哥的烹饪能力后潜意识上对自己更加绝望,并坚定了自己放弃修炼该技能的信念。在搬到皇后区四五个月以后,亚瑟彻底地妥协了,并慢慢地改变了自己的观念。现在有着分辨食材优劣的好眼力的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三月末他一心想要劝说阿尔弗雷德放弃这场闹剧的想法。


    “本身北方就有野生的李子和葡萄,只是海棠果实在没办法下咽。”


“高地的品种是春天就会结果,一般蓝色的果皮上会有果霜,跟晚熟的比早熟的还是很不如意的,果肉少。晚熟的不大好看但是果肉结实有嚼头。”


“行啦,别提春天的事儿,现在都快要入冬了。”


看起来食物能否安全入口已经不再是问题,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刻苦学习也为烹饪基础知识扫了不少盲,起码不会出现基础计量单位的计算错误,能吃下的肉食和乳制品也不仅仅限于德式烤肠和奶酪三明治。只是阿尔弗雷德每成功学会一道菜,就会在尝试新菜的基础上连续一两周做同一道菜当主食的痛苦记忆让亚瑟拒绝去回忆。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亚瑟完全可以理解阿尔弗雷德的这种心理——对他来说,弄懂一道菜实在太不容易了,而且就算是完全按照菜谱指挥下的操作也很少一次成功。在他们成立了工作室后,王耀和弗朗西斯也被邀请加入,之后两人闲时经常讨论菜谱,亚瑟带着耳机,装没听见,其实是有意躲避。直到今天他在这个郊区小公寓的狭窄厨房里,一天能待上五六个小时,就为了保证面前那台厨房用电子秤精确到每一克无误差的时候,他才明白王耀当时口中随意一句“醋酌情,盐少许,文火慢炖至佳”是何等的厉害。


然而不论是做甜点还是酱料,肉菜还是面包,有些时候阿尔弗雷德甚至觉得亚瑟对食材重量的苛求接近神经质,其实这也完全来自于亚瑟始终对“料理”这件事心有余悸,尤其是不再相信自己会炸了厨房的预言后,果然陪着阿尔弗雷德成功地炸了几次厨房之后,更甚了。


好在事情总是有转机的,敬伟大的面包布丁,敬伟大的加了双倍糖的面包布丁。虽然原料选用过期面包只是创始人法国人的特殊爱好,阿尔弗雷德在越洋电话询问过正休长假的弗朗西斯后还是决定把面包再多放个两天,以至于差点被亚瑟拿着西瓜刀威胁他要做赶快做——当然,阿尔弗雷德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于是亚瑟决定自己上手,对于他来说这不是一次理智的行为,但幸运的是这次尝试的结果竟然踩中了那块面积小得可怜的“成功概率”。亚瑟在皱着眉吃下第一口面包布丁时,细嚼着愣了半天,说:“……好吃。”甜点自然地散发着黃油醇厚的味道和牛奶加糖后甜腻的味道,的确美味可口。可是亚瑟再一次做这道甜点时,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经过仔细测算和努力还原回忆,我觉得第一次我起码在更少的牛奶里多加了两倍的糖。”


“你用秤称过了吗——?”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完全没有。”亚瑟神色严肃地紧盯着手里的草稿纸,“甚至还有很多别的误差。”


“说真的,亚瑟,说不定你是个烹饪天才。”


亚瑟看着自己推算出的食材用量,恍惚间愣了愣。


“谁知道呢。”


彼时说完,他刚一看表,计时器正好愉悦地响起叮当声。


(八)


万圣节在南瓜宴的陪伴下算是比较平安地度过了,感恩节到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显然不会放弃这个大干一场的机会,所幸火鸡是好的,人的心情也是很好的。接下来的任务是期待圣诞和一个适时的圣诞布丁,然后步入新的一年,结束这个长达半年多的,理由有些荒谬的休假。


感恩节过后的第二天,阿尔弗雷德宣布要给鸭子剔骨。亚瑟喝了口水,没说话,可能是习惯了,也可能是心里在默默为即将到他们手中的那只鸭子做祷告。


等到阿尔弗雷德把剔完骨的鸭子包上面皮送进烤箱时,亚瑟正专心致志地打发黄油,阿尔弗雷德用手指沾了一点碗边的黄油放进嘴里尝了尝。


“怎样?”


“不怎样。”阿尔弗雷德咂咂嘴,“不够味。”


亚瑟一脸活见鬼地看着阿尔弗雷德:“你再尝尝。”


通常,按照亚瑟做甜食的习惯,最少要比原有的菜谱上多一倍的糖量。


“今天要三倍糖才够。”


亚瑟正要问清原因,门铃突然响起。阿尔弗雷德笑着拍了拍亚瑟的肩,左手趁着亚瑟不注意,顺手又是一大勺糖。


平时这里是没有人造访的,他们也没有将住址告诉任何一个人。然而开门的瞬间,亚瑟闻声,疑虑顿消,本就狭窄的公寓在人声噪动里瞬间热闹起来。


“四个小时飞机。”弗朗西斯靠在厨房门口,“专程过来嘲笑你们的厨艺。”


“你嘲笑完了吗?完了就快滚吧。”


王耀从后边探出头来打了个招呼:“要赶他还不急,菜还没出锅,让他再多活一会儿,他男朋友估计正在赶来追杀他的路上。”


“既然如此,我不介意给你报销机票,回巴黎就算了。”亚瑟想了想,对厨房外的阿尔弗雷德叫道:“阿尔弗雷德!打个电话看看伊万是不是在圣彼得堡,帮这个人订张机票把他弄回去。”


“你自己打!”


正当弗朗西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时,王耀拨通了伊万·布拉金斯基的电话,并好心地递给亚瑟。


亚瑟没接过来,王耀又很好心地按了免提。


彼时阿尔弗雷德为了关心他的鸭子从一旁挤进了三人几乎要占满的厨房里,电话里,伊万开始说话了。


“两件事。第一件,祝你们聚会快乐,第二件,你们明年策划要出的摄影集,配色方案在我手上。”


说完挂了电话,三人齐刷刷地看着弗朗西斯。


亚瑟提着刀:“你有没有什么话讲。”


“第一,没有,我要说的是这么多年我终于说服伊万和我们一起干了,他属于内部人员;第二,你个傻帽还真以为我们闲着没事儿飞过来?”


亚瑟谋杀弗朗西斯的刀慢了慢:“今天怎么了吗?”


“11月26号啊。”安东尼奥从门口进来,收起雨伞的同时很快笑着接了话,“作为曾经的校方上级,我要问你,你前年是不是那天开课的?”


“你去年什么时候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办工作室的?”弗朗西斯也追问了一句。


亚瑟放下了手里的刀和打蛋机,“这两个日子撞在一起?”


另外三人摇摇头,王耀耸耸肩,指着正盯着烤箱的阿尔弗雷德:“之前什么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27号我和弗朗就被你拉入伙了。”


寂静的片刻,烤箱到点的声音打破了沉默。阿尔弗雷德端出他的得意菜品——虽然图案做得不是那么好,但还是可以分辨出面皮上六人名字的缩写。


“今天所有的甜点,三倍糖。”


 


——————end


我不会写文。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我知道这是我不搞be的极限了


耳语联动,文风突变不要在意  我需要复建




老马生日快乐!!!!迟刻抱歉xx


 


【如有错误劳烦指出】


感谢食用


 


 

28 Nov 2016
 
评论
 
热度(111)
© 瘾者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