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菊】单行道

 @盲人N 

实名向这位朋友举报,我写米菊头冷。

BGM:堂本剛-I LOVE YOU

前篇:《零度》

全篇没高潮没结尾凑合吃吧(。

给你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在给别人翻译小说的时候把自己的画风也带偏了

《零度》系列后面还有一篇,所以这次就打了TBC。

单行道

最近日本热得过分,电视上的高温预警图基本各地都是一张热到快要融化的哭脸。本田菊这一个月穿的都是便装。尽管店面扩大了冷气更足了,但如果这种天气他还穿着袴装搬书走动,迟早会变成中华街卖的蒸包子。

他和一个开咖啡厅的女孩子合租了这家店铺。咖啡厅整体都建在一个小平台上,走下平台就是他的书店。他重新开始卖中古书和古本了。跟东京的中古书商和古本书商建立关系费了不少时间,但最近店里的营业总算是走上了正轨。他还招了几个正式员工,这里的人流量远比关西要多,而且同样是隔一条街就有几所大学,外加还有几家大企业的分公司也在附近,人多的时候,他一个人是绝对忙不过来的。

吃饭时间书店里人是不多的。换班的店员是吃了饭才过来的,本田菊嘱咐了对方几句,就放下手头的工作到咖啡厅那边去打算吃点东西。开咖啡厅的女孩子早在开业前就说,多亏了他,她才能在这个地段开店,所以他来店内吃东西都免费。只是好意归好意,平日里他还是会自己做好便当带到书店,但最近天气实在是太热了,新家的厨房虽然是卡方式的,可开火做饭还是热得不行。他又不愿意离开冷气的庇护出去吃东西,干脆就在咖啡厅里吃,也算是回应对方的好意。

本田菊窝在令他心安的角落位置,看了半天菜单他也不知道该选什么。置气似的把菜单合上,正欲离开,他就瞥见不远处那桌的几个女高中生正用手机对着草莓芭菲拍照,准备传到SNS上。本田菊犹豫了一下,干脆也要了一个草莓芭菲。

且不说好不好吃,但热量绝对够,而且还是冷的,既不用担心过会儿搬书搬到一半就饿得头晕,又不用担心吃热的东西吃得满身是汗。

只不过本田菊还是计算错误了。草莓芭菲上的曲奇一入口他就觉得甜得发腻难以下咽,他只好把曲奇通通拿下来放到干净的小碟子里,用长勺挖起杯子下面浇满了草莓酱的冰淇淋。幸好,冰淇淋是香草味的,草莓酱也做得很清爽。他吃得不快,一边吃一边习惯性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进店的人大多数是结伴而来的,女性居多,基本上每个人都会对着上桌的食物拍个不停。本田菊并非一个SNS账号都没有,只不过他并没有那么热衷于在上面分享自己的生活,更没有兴趣去关注别人的生活。他最常用的一个推特账号,是专门来写到货新书消息的,偶尔会帮隔壁咖啡厅也宣传一下,粉丝不多,关注的人大多都是他的熟客。不过SNS的设置实在是不太适合书店的宣传,不如直接做一个网页来得方便。实际上,最近他也确实在招人帮他设计运营。

本田菊的冰淇淋吃了三分之一,还是去自助区倒了一杯常温的柠檬水。今晚咖啡厅的生意不错,天才刚黑下来,几乎每张桌子旁边都坐着人。空位置还是有的,但结伴而来的人大多数不愿意拼桌,便在门口的位置排队等着。偶尔会有怀里抱着西服满身大汗的上班族推门进来,大约是刚出完外勤,随便找了地方想填饱肚子,也就无所谓拼桌不拼桌的问题。素未谋面的几个上班族坐在一块儿还能聊上几句,这样看倒也和谐。

本田菊自己是不介意拼桌的。只是他坐的是两个人的位置,又并非上班族模样,就算他愿意,过来拼桌的人可能也会觉得尴尬——凭什么人家就得被误会成是跟他一起过来的,而且自己还在吃饭时间点了一杯草莓芭菲,怎么看怎么奇怪。他脑子里的小剧场演得正欢,开咖啡厅的女孩子就领了一个客人过来,问他介不介意拼桌。思绪一时被打断,加上本来他也不打算拒绝,于是同意的话出了口,他才看清客人的脸。

这下后悔也来不及了。

阿尔弗雷德坐到了本田菊的对面,翻开菜单瞄了两眼就选好了,点完菜还问服务生说柠檬水是不是自助的。另一边,本田菊开始拼命挖着杯里的冰淇淋。等阿尔弗雷德倒好柠檬水回来,他的草莓芭菲已经见底了。

“这个,这么好吃?”阿尔弗雷德指着只杯壁上还沾着些许草莓酱的杯子,一脸好奇,丝毫没有两人已经一年多没见面的自觉,仿佛昨天他还在给本田菊在东京最初的那个窄小的书店里帮忙一样。

“我吃饱了。剩下的曲奇我拿到那边去吃,碟子我过会儿送回来。”说完,本田菊就站起身跟开咖啡厅的女孩子打了声招呼,也没搭理略微抬起头看他的阿尔弗雷德,直接就往自己的店铺那边大步走去。

阿尔弗雷德倒也不急,本田菊离开了他也没有急着扭头去望。还没进门他就看清了这两家店内的构造,面对橱窗,左右各有一扇门,左边的店里摆满了书架,而他是从右边的门进去的,进门就是咖啡厅。咖啡厅建在一个平台上,下了平台就是书店。本田菊既然连账都没结就离开了,再加上他走前说的那句话,也就不难猜到他其实就是那个书店的主人,而且与刚才接待他的女孩子还是密切的合作关系。

想着,阿尔弗雷德眯着眼看了一眼穿着改良袴装的咖啡厅店主——长得确实挺可爱的。

交换生留学的时间是一年,留满一年之后阿尔弗雷德就回到美国那边对付实习和毕业论文去了。本田菊的联系方式和书店地址他自然是要到了,只是对方给的是手机号码和邮件地址而不是SNS的ID,打越洋电话还得算上时差,他又没有发邮件的习惯,再加上他得天天追着导师解决论文的事,跟本田菊联系的机会少之又少。好不容易毕业了,他又下定决心要到日本找工作,这下又折腾了几个月,期间也只有告知本田菊他要来日本工作了的余力。好不容易过了实习期转正了,阿尔弗雷德就想摸到本田菊的书店给他一个惊喜,结果抱着花到原来的书店那处时,映入眼帘的是比他手里的花还要夸张百倍的两排开业庆贺花篮。

这旧址新开的还是个高级花店。

这几天,阿尔弗雷德可以说是用尽了方法想要从本田菊嘴里挖出书店的新地址。可对方明显不情愿,回复的客套话和敬语一串比一串长,到后面阿尔弗雷德都快能拿个小本子做一份“本田菊教你说敬语”的笔记了,他也就不再在这个话题上面纠缠,因为加班他也没有太多的余裕纠缠。今天他是难得准时下班,而且明天也不用加班了,这才决定晚餐不再让便利店便当虐待自己的胃,要找个地方吃顿正常的饭。正好前两天午休时间一个同期生给他推荐了这家店的ins,食物看上去还挺诱人的,离公司也不远,于是一下班他就过来了。

没想到这一来还能有意外发现。

阿尔弗雷德今天吃的是汉堡肉套餐,和式还带味增汤的那种。除非是去旅游,平日里他吃饭都不怎么拍照传到SNS上。但今晚,他不仅拍了照,还一边吃一边给照片调结构加滤镜,到了要发ins的时候,他还琢磨了一下要写些什么。写了删删了又写,最后只剩下一句“今天很开心”。

照片发了出去,饭也差不多吃完了。

打包了一杯去咖啡因的冰咖啡,拿上咖啡厅给每个客人都送上的隔壁书店的优惠券,阿尔弗雷德转身就到了本田菊的书店那边。转了一圈,没看见本田菊的身影,倒是看见了贴在店里面的招聘启事。启事是手写的,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是白纸黑字,平假名写得格外圆润。

网页设计运营,跟店主面谈达成协议之后不需要在店里上班,不是大问题线上联系即可。可以全职可以兼职,工资跟店里全职的店员是一样的。

“May Ihelp you ?”其中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店员过来问,语气中带着忐忑和不安。

“说日语就可以了。”阿尔弗雷德说着,目光却始终停留在招聘启事上,“请问你们的店主在吗?”

“请你稍等一下。”扎着高马尾的店员转身走到了书店深处一个角落的位置,阿尔弗雷德这才注意到那边有一个放下来的伸缩楼梯,上面应该是一个小阁楼。看楼梯旁边堆着的几箱还没有开封的书,那上面大概是用来暂时储存未上架的书的。

高马尾店员仰着头跟阁楼里的人交谈了几句之后就回来了,跟阿尔弗雷德说店主等一下就会下来。阿尔弗雷德倒也不着急,咬着吸管在店里转悠。转了好几圈,他咖啡都要喝完了,却还是没看见本田菊的身影。扎着高马尾的店员有些慌了,说不然她再跟店主说一声。阿尔弗雷德制止了她,说他不着急,就继续用牙齿折磨着已经吸不到咖啡的吸管,推过了一辆小购物车站到了建筑类书籍的小书架前面,一边嘟囔着一边往小车里放书。选够了建筑类的,他又跑到语言学类的书架那边。这一面书架可比建筑类的要大得多,但阿尔弗雷德选起书来却十分头疼。在书脊上通通印着日语汉字的书里选一本能拯救他的日语汉字的书,真的不是一件容易事。

“您如果是想要选一本有关日语汉字的书,我给您推荐这一本。”

本田菊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随即对方就走到了他的身侧,踮起脚把放得稍高的一本书拿了下来。阿尔弗雷德讷讷接过,本田菊也没走,补了一句说:“先生,我们今天提前打烊。”

阿尔弗雷德转头一看,才发现书店内除了他们之外,已经没有人了。

阿尔弗雷德清清嗓子,说那就结账吧。书店和咖啡厅的边界上竖着好几个小牌子,牌子上写着“已结束营业”;咖啡厅那边却还热闹着,依旧有进出的客人,两处仿佛是两个世界。

收银台在远离咖啡厅的那个出入口,两人得横穿书店才能到收银台那边。阿尔弗雷德一口气买了差不多二十本正装书,把收银台堆得满满的。扫完条码,本田菊问:“请问您的优惠券……?”

“下次用。”阿尔弗雷德掏出钱包就要刷卡给钱,随后又指了指这些书,“我今天没带行李箱出门,背包里塞满了文件又塞了一台电脑,已经没位置了。我能不能先拿走一部分,明天再来拿另一部分?”

本田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当然可以。”

“那,招聘启事我可以撕下来拿回去吗?”阿尔弗雷德付完钱抱着用纸袋装好的七八本书,指着招聘启事问,“另外,你明天什么时间方便?我想来面试。”

 

第二天傍晚,阿尔弗雷德按照约定的时间准时出现在咖啡厅。

本田菊清楚,既然阿尔弗雷德已经在东京工作了,就肯定会再见面的。只是这见面的方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一切都太过突然了,就像舞台剧不顾前后文硬生生挤进了一幕一样,阿尔弗雷德这个旧人物就在本田菊的新场景中突然闪亮登场。

只是他不抗拒。尽管有些惊讶,但惊讶过后,反倒安心了。这样的剧本交给阿尔弗雷德,倒也合适。

本田菊不想把面试搞得太过严肃。当初招店员的时候,也都是在咖啡厅这边面试的,而且面试时他舍弃了袴装换上了便服。他不想区别对待阿尔弗雷德,至少在形式上不要区别对待。对方却是十分郑重,带的材料证书相当齐全,西装革履,眼镜也换了一副稍显沉稳的银色金属边框的。

本田菊知道阿尔弗雷德是工科出身,还担心专业不对口,看了简历才知道这家伙在学校还修过网页设计的课程。他也没问太多问题,确认过他的实践经验之后,就换了个方向提问。

“现在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了,”本田菊用圆珠笔在阿尔弗雷德简历上大学经历一栏反复画圈圈,“但你有这个时间吗?”

“有啊。”阿尔弗雷德笑着点点头。

“你上周有四天时间都在加班。”本田菊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停下笔来放过了他的简历。

“可你也没规定我的上班时间啊。”阿尔弗雷德虽说穿得正经,坐姿倒是很放松,双手交叠在桌沿,上身前倾,嘴角挂着笑,不像是来面试的,倒像来约会的。

“知道了。”本田菊把他的简历还了回去,“待遇方面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愿意雇佣我,我已经很感谢啦。”反正是兼职。

“行。”本田菊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阿尔弗雷德,随即冲咖啡厅的主人挥挥手,要了一份今天新上市的海鲜意面,“看完之后没什么问题就在上面签字确认,然后到店里去找那个染着栗色头发的店员,网页运营设计的材料他知道放在哪里。还有,昨天你留在店里的书也拿回去吧。”

“就这样?”阿尔弗雷德没想到本田菊并没有为难他,他还以为自己会跟以前一样要接受敬语的洗礼,接着被断然拒绝。

“就这样。”本田菊点点头,“快去找那个栗色头发的家伙吧。”

阿尔弗雷德挑挑眉说了句“明白了”,就起身到了书店那边。本田菊等他跟栗色头发的店员交谈上,才松了一口气。

海鲜意面很快就上来了。然而本田菊并没能尝出这新品是什么味道,咖啡厅的主人寻求他的评价的时候,他也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很好吃”,以往丰富的语言表达随着他混乱的思绪干瘪起来。阿尔弗雷德后面再三确认的态度他不是看不懂,但这一次他觉得他没有理由拒绝。

因为他不想拒绝。

逻辑有时候是无法对抗情感的,尤其是在这份情感具现化的载体从手机屏幕这端活生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面对这个事实花了他不小力气,今晚他在咖啡厅待的时间好像也确实长了一些。他正捧着装有冰柠檬水的水杯发呆,栗色头发的店员就找过来了,说是新人有些问题要问。

“网页运营设计这块你这个年轻人比我熟悉吧。”本田菊放下水杯抬头说。

“虽然有些不要脸,但您说的这一点我并不想反驳……”青年挠挠头说,“可是人家要问的是书的问题啊,而且还是进口原版书。”

——行,这家伙还真的应付不了,毕竟当时应聘这家伙就说他的国文成绩得匀一半给外语他的外语才能及格。本田菊答应着青年说他喝完这杯水就过去,揉着眉心十分头疼。

得寸进尺。

阿尔弗雷德这次站在了外国文学进口原版书的书架前,手里拎着两个纸袋,里面装的应该是昨晚买的书。从侧脸看,他的刘海好像比留学的时候修得短了些,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又或许是大企业都喜欢把自己收拾得干净利落的人。

“怎么?”本田菊用的是平语。

“就是……嗯?”意识到对方说的是平语,阿尔弗雷德看了一眼本田菊,“就是这本书的作者最近出了一本新书,店里有进货吗?”

“有,到时候通知你。”本田菊说着给阿尔弗雷德指了另一本书,“这一本你有了吗?”

“没有。”阿尔弗雷德回答得倒快,却没有抽出这本书买下的打算。两人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阿尔弗雷德盯着本田菊指着的书,本田菊指完书低头站在一旁,眼睛看着地板。最后,是阿尔弗雷德的一声叹气打破了沉默。

“下次见。”

 

阿尔弗雷德的这句“下次”,隔了快两个星期。期间高温天气被台风击溃,暴雨却给人们带来了新的烦恼。本田菊的邮箱没几天就被阿尔弗雷德的道歉邮件挤满了,邮件的内容全是关于他没能够及时完成网页设计的工作的歉意。只是这道歉邮件一封比一封短,到后来直接变成了深夜时间发过来的工作照。本田菊每收到一封都回复他说不用急,毕竟还是本职工作更加重要,却依旧是每天都能发现书店网页大大小小的改动。这周六,阿尔弗雷德似乎是终于忙完了,早上八点就给本田菊发了长长的一封邮件,说是因为前两周上司让他参加了一个项目,所以一周七天有六天都在加班,只好在半夜做网页。现在项目告一段落了,他也能专心设计网页了。在邮件末尾,他问本田菊对于网页设计他还有没有什么要求,必要的话他们可以当面交流。

日语汉字没学好,日语绕圈的功夫倒是学得不差,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本田菊把邮件末尾的那几句话看了好几遍,最后回了对方两个字——“没有”。

晚上八点,被邮件里简明扼要的两个字噎得晚饭都没吃好的阿尔弗雷德出现在书店。

这回他穿得清爽,衬衫短裤,鼻梁上已经有一副眼镜了,打底的白色T恤领口上却还挂了一副墨镜,手上把玩着一把黑色的三折伞。店员和来客的发色大都沉稳,只有他那一头纯天然的金发显得特别突出,尤其是本田菊正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伸缩梯的顶端整理书籍信息,这样俯看下去那颗金色脑袋简直刺眼。

阿尔弗雷德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坐在伸缩梯顶端的身影。本田菊没有一见到他就扭头钻进阁楼里真是值得开个小派对庆祝一下。装模作样在店里转了一圈,阿尔弗雷德停在了伸缩梯下。

“店主先生,打断了您的工作真是十分抱歉。前不久我跟您提起过我要找一本英文小说,不知道现下的情况如何?”阿尔弗雷德讲话之前还特地微微鞠了一躬,动作恭敬,措辞拘谨,发色却依旧张狂。

“再过两天就到了,到时候邮件通知你。”本田菊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活儿,回应时用的也是平语。他屈膝坐在楼梯上,电脑置于膝盖,微低着头打字,阿尔弗雷德盯着他的发旋看了好一会儿,搜肠刮肚也没找出别的话来回应,一不小心他竟然还开始想象本田菊裸露的后颈。正欲转身便走以此驱除邪念,他却被本田菊叫住了。

“再等我十分钟,你跟我一起回去。”本田菊头也没抬。

回去?回哪儿?

阿尔弗雷德愣了一下,闷闷地“嗯”了一声,却也没有追问。十分钟不长不短,总不能一直仰头看着本田菊,店里的客人会觉得奇怪他自己更是不允许——尽管他确实想这么做。他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身边的书架上,随手选了一本书开始翻阅,页码是往后推了几个,句子就没看进去几个。

“你要买吗?”也不知道是不是十分钟过去了,本田菊合上了电脑抱在怀里走了下来,看了一眼书页上印的内容,“你什么时候对意象集有兴趣了?”

“刚刚。”阿尔弗雷德清了清嗓子合上书页,转身就往收银台那边去。在给钱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才看清书名和作者,西文拼写的单词和姓名换成片假名,确实让人一下子摸不着头脑。琢磨了半天,阿尔弗雷德才认出他随手拿到的书到底是书名是什么作者又是谁。

除了日语汉字综合症,说不定他还有片假名恐惧症。

“把优惠券也用上吧。”本田菊放好了电脑,手里拎着一个便当盒。天气凉快了,他就开始自己做饭。

“本田先生,只买一本书的话好像……”

“没关系。”本田菊没等阿尔弗雷德给钱,就把书往他怀里一塞,“优惠券呢?难道你还想下次用?”

阿尔弗雷德这下慌忙才从钱包卡位中将那张纸片翻出来。

“走吧。”将优惠券交给负责收银的店员,又嘱咐他们今晚打烊后记得要收拾好再走,本田菊就领着阿尔弗雷德出门了。

街上人不多,暴雨暂时告一段落,相当凉爽。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本田菊一手拿着便当盒一手勾着出店前带上的长柄伞走在前面,阿尔弗雷德则拿着三折伞和书走在后面,视线在他裸露的后颈处徘徊。他的发尾修得整齐干净,发丝很细,有浅浅的光泽感,跟阿尔弗雷德自己那头硬得跟刺猬刺一样的头发绝对不同,并不会出现一旦不小心睡乱了就只能花半天时间和半吨发胶给压下去的问题。离开书店所在的商业街,他们绕到了一所大学附近。本田菊的新家就挨着这所大学。

本田菊家在三楼,没必要坐电梯,两人就走安全通道的楼梯。阿尔弗雷德依旧是跟在本田菊身后,只不过突然开始低头打量自己身上的穿着还有鞋子。T恤领口长时间挂着墨镜,已经被墨镜镜腿勾得微微有些变形。阿尔弗雷德忙把墨镜取下来,用力捋平自己胸前的衣服,做完了这套动作之后,却又觉得自己就跟第一次到男朋友家里的女高中生一样,太过忐忑了。

男朋友。他怕不是想多了。

这些本田菊都看在了眼里。

在楼梯上与其说是一前一后走着,倒不如是一上一下地走着。阿尔弗雷德这家伙的步速突然下降,往往本田菊已经走过小平台到更高一层楼的楼梯了,阿尔弗雷德他人还在下面一层楼的楼梯中间。这样的角度,他所有的动作本田菊都一览无遗。见他手里拿着伞、书和墨镜的模样,本田菊拎着便当盒的手也紧了紧。怎么说也轮不到你不安吧,本田菊抿抿嘴,掏出钥匙开了门。

进了门,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更是不知道往哪儿摆。本田菊让他坐到电脑桌那边,他就真的差点是同手同脚挪过去的。电脑椅是有点儿像懒人沙发一样的设计,坐垫靠背略厚且极为柔软,阿尔弗雷德却是双手置于膝上挺直了腰板坐在上面,就差正坐跪着了。本田菊放好自己的动作给他倒了杯茶,让他开始工作,自己倒是拿过阿尔弗雷德刚买的那本书走到了沙发边上。

他并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把自己卡在了沙发下端和茶几之间,跟之前在伸缩梯顶端一样,屈膝坐着。这本书,他知道阿尔弗雷德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他却还是塞给了阿尔弗雷德。书名和作者姓名那几串片假名,其实就算是他也会觉得不适。刚读大学的时候,他对这样的书不知有多抗拒。但现在,这本书已经再版三次了,三次他都有进货然后自己又收藏一份。尽管内容他已经十分熟悉了,却还是坐在地毯上翻阅起来。书本很薄,他翻得很快,很快他就翻完了,因为无法捕捉过去的什么,也就只能匆匆扫一眼,便回到现在。

本田菊把书放在茶几上,转身看向电脑桌那边。阿尔弗雷德手边的茶杯空了一半,工作好像也进入状态了,没有方才那种慌张的感觉。就是他身上那套衣服跟他的表情实在是不相衬,明明发色已经够夸张的了,为什么衣服还要选那么花哨的。

不懂。

但也不抗拒。

“本田先生,您要不要过来看一下?”阿尔弗雷德突然抬头说了一句,措辞强调大概是在公司上班说惯了。本田菊起身光脚走了过去,背着手俯身看电脑屏幕的时候才觉得自己颇有点儿大企业领导视察员工工作情况的感觉。

这都是什么小剧场。

本田菊的意见不多,都是一些小改动,阿尔弗雷德一边用敬语应承一边动手改着。改完之后本田菊又确认了一遍,阿尔弗雷德就又立马恢复了刚进屋时的那种僵硬。

两人一时又陷入了沉默。

最后是本田菊先笑了一下。他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说,你的敬语已经用得那么熟练了,以后就不用再对着我练习了吧。

-TBC-

30 Jul 2018
 
评论(8)
 
热度(38)
© 瘾者M | Powered by LOFTER